杀神

第一千六百零八章 永恒不朽(1 / 2)

《杀神》转载请注明来源:荔芳文学lfwx1.cc

来自于太初的神识,逸入他吞噬黑洞,传来数不尽的纷乱记忆念头,无穷浩淼思想,那是一个个生灵的经历,是凝结全新灵魂的养分基础!

石岩灵魂祭台内。.pinwenba.

太初神识渗透进来,被吞噬黑洞炼化澄净,由他魂潭释放一道魂力,两相融合,化为一股神秘精纯的混沌之气,没入他的广阔域界。

他那灿若星辰的域界深处,许多偏僻的生命之星上,一团混沌之气落入海水中,投入生命种子,很快就能形成一种初始弱小的生命,一个全新种族的始祖……

随着他吸纳太初识海的进程,随着吞噬黑洞的炼化,魂潭魂力的汇合,他的域界星空中,更多的生命种族诞生,分布在最为偏远荒寂之地,就连一些死寂的星辰,都仿佛被植入了灵魂因子,有了单纯模糊的念头智慧。

他在以太初神识为基础,来开辟自己的宇宙,创造独属于他的生命种族!

其间,荒眼神迷茫,悬浮虚空痛苦挣扎,在战和不战间抉择……

渐渐地,随着太初识海神识被黑洞吞咽,太初刚苏醒的一丝念头意志,如被快速消弱着,他那遮天盖地的精神波动,明显的无法囊括天地。

“轰!”

突地,本来施加在石岩脑海的精神冲击,糅合太初所有残余意念精神,仿佛宇宙巨炮,暴冲向荒的脑海,没入他灵魂祭台。

处于迷茫状态的荒,忽然精神失守,目显惊惧不安。

“咻咻咻!”

虚无中的奥义层,一个个神奇玄妙的奥义本源,或是如炙烈火球,或是如飓风冷电,或是如厚厚乌云,或是如葱郁森林,忽然间从天降落,化成一道道流光,尽数没入荒的祭台,深入他识海。

那些都是不同属性的奥义本源,一种天地奥义的规则神格,是在奥义层内蛰伏飘逸,没有被人熔炼吸收的不同种类的核心印记,此刻,它们居然如星辰坠落,坠落在荒的奥义层当中。

凝为荒的核心奥义,助涨荒对不同奥义的认知体悟,令他的境界玄妙又一次攀升。

和漫天奥义本源一并落入的,还有太初魂潭内精纯魂力,魂力如溪流,灌入荒的脑海,没入他魂潭……

一股撕裂灵魂的痛楚,从荒脑海传来,令他嘶声痛嚎,发出惊天动地惨叫。

由于看透命运,知道不论前进亦或者后退,都将是绝路的荒,心生无尽绝望,无穷悲凉……

他就是明白了即便能击杀掉石岩,也会最终苏醒太初,彻底失去自我,所以迷茫,所以心境不再是没有一丝破绽,所以能被太初乘虚而入!

荒的浩淼识海,澄净魂潭中,一个由纯粹明净的魂能聚集的虚影,慢慢闪现出来。

虚影身高体扩,气势霸道暴戾,一身杀伐炼狱般的气息,他凝现以后,高高悬浮在荒的魂潭识海之上,忽然间放声长啸!

荒那巨龙之身,激烈扭动,他传来更加刺痛的呼喊,如濒临灭绝般令人心悸。

被荒视为核心根本的荒域之中,从各个偏僻星海内传来一缕缕奇异血光,血光由荒域遁出,没入荒的识海,凝在那一个虚影之上。

虚影逐渐变得清晰!

那是一个身如巨魔雄壮,模样奇古的霸道男子,一头长发如血,双眸猩红嗜杀,他在荒的识海魂潭之上凝形后,嘿嘿一笑:“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嗜血!”

一见那男子凝结出来,荒骇然失色,禁不住恐惧爆吼。

下一刻,荒便醒悟过来,也叫喊道:“原来如此,难怪你能继承噬的所有奥义,还能重创噬,将其再次沉睡,难怪你能在我的域界中,还能突破域祖,差点将我反噬成功。原来你就是他!是他清醒一霎间凝为的新魂!如果当时你成功击杀噬,将我炼化,你早该完全醒来了!”

“不错,的确很可惜,可惜我灵魂的枷锁,到如今才真正解开。如若不然,你凭什么能灭杀我一次?如果我早先恢复意识,知道自己是谁,你们全部都应该凝炼我身,助我真正恢复过来。因为你和噬的胶着,我足足又多沉睡了数万年……”

“还好,还好我魂碎肉陨埋下的种子发芽,如今化为一株参天大树,连你们的光耀都可以遮掩。没料到这个来自于另一宇宙的小嫩芽,经过漫长无际的飞逝成长,已经变得如此棘手,拥有了能威胁我的可怕力量。”

嗜血的巨魔之身在荒识海凝为实质,漠然说道:“你很不幸,不幸深入我的识海,我的真正醒来,更是你最大的不幸……”

讲话间,嗜血飞冲而起,跨过荒的识海层、奥义层、荒域,直达荒的主魂位置。

嗜血遥遥探手,一个凝结日月星辰、金木水火土、雷电、重力、空间种种奥义念头的虚手,忽然攥紧荒的龙魂,将其扯入自己口中,一口吞没下去。

几乎同时。

荒那蔓延亿万里的巨龙身躯,忽然慢慢干瘪,如精气神血脉、骨肉都被抽离掉,荒那澎湃到极致的生命力,如古树经过漫长岁月的老朽,逐渐的枯竭生命,走向生命的尽头终结……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晚来雪其他 / 全本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31万字一年以前
怀娇其他 / 全本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56万字一年以前
替代品其他 / 连载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53万字一年以前
朕的爱妃只想吃瓜其他 / 连载
朕的爱妃只想吃瓜
延琦
入宫三年,永宁殿美人燕姝未曾见过圣颜。满宫嫔妃想尽办法争宠,唯有她沉浸在吃瓜系统中,无暇他顾。——【临武侯的世子不是自己的啧啧。】【老古板礼部尚书竟与儿媳扒灰!!!】【艾玛长公主老实巴交的驸马竟然养了好几房外室。】每天各路狗血八卦,谁还记得皇帝是谁?怎知有一天,她吃到了一个惊天大瓜——【表面冷酷孤傲的铁血君王,其实身有难言隐疾。】燕姝,“!!!难怪他从来不进后宫!”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那她进
91万字一年以前
婚后热恋其他 / 全本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40万字一年以前
帝台藏娇(重生)其他 / 全本
帝台藏娇(重生)
大王拖拖
连棠是公主伴读,未来的大皇子妃。大婚那夜,大皇子趁机谋反被当场处死,而她得到一杯御赐毒酒。酒液入喉,连棠以为自己死了,睁眼却见她身在一座九层高塔,高高的螭龙御座上,是一个明黄色的身影。元宁帝一步一步走下御阶,用指腹抹去她唇边的酒渍,眸中是她看不懂的波涛汹涌。此后余生,她再也没有离开这座高塔,抄了一辈子书。再一睁眼,连棠重生了。为了摆脱嫁给大皇子的噩运,这一世她主动求到元宁帝面前。*元宁帝神武狠厉,
47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