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假的病弱白月光

16.懵逼天魔信口胡言

墨妄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荔芳文学lfwx1.cc),接着再看更方便。

“总之,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收获大概是……给我们之前的部分猜测……提供了一点证据?不过,还远没到下定论的时候。”

南方,五德道内,花寻月说道。

五德道整个门派坐落于南海一座岛屿上。

岛屿形态似一巨鸟。“鸟”的头部方位遍生梧桐,木色青青;颈部纤长,地面上铺着鳞片般的白色晶石;背部为一片火海,红焰灼灼;胸腹渐低,没入海水之中。“鸟”身后长尾五色交杂,不远处,有两座土黄色小岛,形似鸟爪。

此时花寻月便坐在岛屿头部,梧桐林中,最高的那棵梧桐树上,晃荡着腿。

她旁边,一个模糊的身影虚虚地挂在树枝上。是个五彩的小鸟,正用赤色的小嘴整理羽毛。

听花寻月说完,小鸟才把脑袋从翅膀下面掏出来,张张嘴,吐出一串音色瑰丽的啼鸣。

——虽然跟我们预想的不同,但也是很重要的收获了吧?

“算是吧。”花寻月点点头,“虽然仍然不知道上古济仪殿到底是怎么战胜天魔的,但至少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了……

“每一次魔劫似乎都有不同的表现形式。知道他们是怎么战胜的,可能也没有什么用呢。”

小鸟:“但你看起来似乎不太高兴?”

“啊。”花寻月歪歪头,“大概是因为,结果与预期不同,反倒是代价全都付出了……而且比预期中的还要高一些吧。”

“我以为你已经习惯不在乎这些了。”小鸟道。

“这不是应该习惯的事情。”花寻月摇摇头,“尤其是,某种意义上来说,我还坑了长生门的小孩儿。

“——别人都是已经被告知了风险,仍然选择去的;而那个孩子……我也没想到……”

她叹气。

“算了。反正事已至此……也没有办法。希望他能挺过来吧。按道理说,按顶级宗门天骄的气运,是不应该陨落在这种地方的,更何况这次我还顺便送了他一些福德。”

“你又送福德出去了?”小鸟问道。

“那还能怎么办?”花寻月摊手,“人都死了,我也补偿不了别的,只能希望他们下辈子好过点吧。虽然按现在的情况,他们能不能有下辈子还两说。

“说不定这次魔劫根本过不去,大家一起重开。”

小鸟:“……你就不能说点好的。”

花寻月并不在乎,反而打了个哈欠,“所以,这次事情结束,我又该去睡一段时间了。到时候你……”

她声音一顿。仰头看向天空。

“嗯?”小鸟一愣,也跟着看过去。

“……哈。”花寻月突然笑了,“小司动手了?这是准备搞点什么事?”

明明不算是什么好事,她的语气里却轻松愉快,带着满满的笑意。

-

梦境。

随着持剑领袖那一剑挥出,周围翻涌的魔气竟为之一空。

但这只是暂时的。

很快,魔焰又起,甚至比之前还要猖獗。

一个墨色的身影自魔焰中显现。领头人持剑上前与之缠斗。二人修为都是极高,战斗起来天地变色,山脉为之倾覆,河流为之改道。

两人的战斗持续了很久很久。

久到连衍无都开始觉得有些无聊、厌倦——尤其是那些魔气能看不能吃,十分讨厌。

胜负才终于略见分晓。

似乎是那墨色的身影落入下风。

但他仍有翻盘之法,仰天长啸间,周围无数魔气被他鲸吞入口,四野八荒为之肃清。

沿着魔气流转的痕迹,衍无隐约看到,这天地间尽被魔气熏染,到处都是墨色,乍一看,竟看不到丝毫绿色草木与鸟兽人烟。

这整个世界,几乎已经完全陷入荒芜!

但还没等衍无看清……

持剑领袖于虚空中站定。

他轻轻地叹了口气。

然后突兀地,他整个人化作血气,流入那柄长剑之中。就如同之前的那些人将修为献祭给他一样,这一刻,他把自己献祭给他的剑!

长剑化作血色流光,插入墨色身影的胸膛!

这一瞬间,衍无恍惚间竟感觉到了一种极度的惊怒和恐惧,这是那墨色身影的情绪!

衍无骤然惊醒。

“师兄?!”

耳边传来惊喜的声音,衍无却没在意。

他睁眼的动作几乎是下意识的,思维根本来不及处理眼前、身边的场景。满心惊惶之下,他猛地起身,急喘了几口气,才恍然意识到,那只是自己的梦境而已。

或者……也可能是一段记忆?

是藏在那些魔气里的记忆吗?万年前,他的前辈,上一代天魔的记忆。

“啊啊啊啊衍无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

——丹田里,溟滓喜极而泣。

“你不知道,这些天没有你,我是怎么过的!”溟滓贴在衍无元婴上,呜呜咽咽。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我家浴室通异界》《我们结婚吧》《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我有十万亿舔狗金》【万古小说

相关小说

私藏玫瑰其他 / 连载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54万字一年以前
只要你其他 / 连载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70万字一年以前
烈日与鱼其他 / 全本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67万字一年以前
当维修工的日子其他 / 连载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90万字一年以前
云鬓楚腰其他 / 连载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37万字一年以前
怀娇其他 / 全本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56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