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沉

第115章 攀扯

《鱼沉》转载请注明来源:荔芳文学lfwx1.cc

施夷光也想跟景人坐在茶肆里喝茶,等着。不过熊朝却是不愿意,硬要拉着施夷光一道儿往女闾里头走去。

女闾许大,里头莺歌燕舞,红袖添香。绕漆的木柱上有雕刻着云雷文,里头莺莺燕燕的女妓们倒是跟施夷光以为的不一样。她们没有很轻浮的站在门口迎客,只站在大堂中自己该站该坐得位置上,端正着身子,仪态尚算端庄。面上带着浅笑,耐心的跟客人说着话。

说的好的,客人有需求的,便有娼女起身带着人向着旁边挂着布的空间去了。

大堂上还有许多弹着瑟吹着龠管跳着舞的妓女,穿的倒是露着胳膊腿的,却也没有很夸张。只是跟现代的的短袖中长裙差不多。

这个时代的妓院都是官营,给民间用的,增加国库赋税。这座女闾亦是,里头挑出来的妓女多是上等的俘虏或是奴隶。长相秀美,仪态也是经过官家一一调教的,礼仪诗书也是学过,说来倒也端庄知礼。娼便是长相稍欠的女子,地位更低下。

熊朝三人一进了门,便有妓人来迎接。三人各自都有迎接的。其中属熊章最多。

大约是看着皮相俊美的缘故,即使穿着粗布麻衣,也掩盖不了面上的俊朗,熊章一进来,便有好几个娼女围向他。

熊章面上疏离,眼底有些冰冷。他偏着头躲过靠近的娼女,向着旁边走了一步。将好离着施夷光近了些。

刚离这边的娼女远了些,那边的娼女又靠过来,近了身。

“公子,往常是听乐还是唱曲?”娼女贴近熊章,面上带着笑意问道。

熊章侧过身子,摆摆手,向着面前的施夷光更近了些。

施夷光这边也有娼女来招呼。娼女笑盈盈的看着施夷光,手里捏着绣花的绢纱,声音好听:“公子,你来大堂听乐还是去里间休息会儿呢?”

娼女向着施夷光靠近身子,施夷光却是淡定如初,只抬起手,一脸淡定的推开那娼女的肩头,漠然道:“我只是来陪这两位的,你不必在意我。”

话音落下,那娼女又是一笑,扒开施夷光的手便要贴身向前。

身后跟着的熊章转头,面色一冷,冰冷的看着那娼女一眼。娼女正转头的目光落在熊章身上,威胁又冰冷的眼神让她动作一滞,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开了一步。

身居高位久了,熊章身上陡然冒出的气势总是让人觉得压抑。加上他冰冷的眼色,靠近的人皆是往后推开了些许。

一时之间倒是清净了些。

“你要是不适应,便躲来我身后罢。”熊章低下身子,如熊朝凑到施夷光耳边一般,亦是凑到她的耳边,轻声道。

施夷光转头,看了眼熊章。

“不用了,多谢。”施夷光淡淡的说着,又回过了头。

看来装模作样的不仅仅是她跟熊朝啊。也不知这熊章的本性,到底是无赖,还是冷漠。

施夷光扫了一眼大堂内笑着或唱着的娼女妓女们,目光落在环绕在熊朝身边笑盈盈的娼女们身上,眼神黯了黯。

其实说起来,到了世间的人,哪个不是装模作样呢?像面前的女子们,笑着就是开心的么。

不过是装模作样的日子久了,便分不清自己本身和装出来的模样,有什么区别罢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槐秋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荔芳文学lfwx1.cc),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枕着星星想你其他 / 全本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84万字一年以前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其他 / 全本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67万字一年以前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其他 / 全本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桃花锤子
一觉醒来,陆浓不仅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十六岁的继子和一个二岁的亲儿子。老公三十六,身居高位,忙于事业,和陆浓年龄差达十四岁之多。这还不算,原来她穿进了一本年代文里,成了男主体弱多病的早死小后妈,在书里是个背景板的存在。陆浓:……早死是不可能早死的,先苟好小命再说。甲鱼汤、桂圆莲子鸡汤、银耳莲子枸杞汤、灵芝乌鸡汤……陆浓忙着给自己养生保命,没想到补着补着男主和男主他爸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男主:看来我
66万字一年以前
帝台藏娇(重生)其他 / 全本
帝台藏娇(重生)
大王拖拖
连棠是公主伴读,未来的大皇子妃。大婚那夜,大皇子趁机谋反被当场处死,而她得到一杯御赐毒酒。酒液入喉,连棠以为自己死了,睁眼却见她身在一座九层高塔,高高的螭龙御座上,是一个明黄色的身影。元宁帝一步一步走下御阶,用指腹抹去她唇边的酒渍,眸中是她看不懂的波涛汹涌。此后余生,她再也没有离开这座高塔,抄了一辈子书。再一睁眼,连棠重生了。为了摆脱嫁给大皇子的噩运,这一世她主动求到元宁帝面前。*元宁帝神武狠厉,
47万字一年以前
怎敌她软玉温香其他 / 全本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40万字一年以前
入骨温柔其他 / 全本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31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