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反派摄政王

36.禁军之争(三)(1 / 2)

朱颜难辞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荔芳文学lfwx1.cc),接着再看更方便。

然而,耳畔沉默了片刻,想象中的疼痛没有到来。

睁开眼睛,迎接她的是衣袍上的银线刺绣蟒纹。李挽坚实的胸膛抵在她的鼻尖,他的手臂撑在她的腰背,以揽婴孩的方式将她揽在胸前,手掌抚在她的脑后,轻轻将她的脑袋搁在肩头。

陆蔓轻轻侧头,才见,原来李挽提起自己,是为了把自己换到左手,这样方便他右手搏斗。

他没有武器,生生用掌握住刺向两人的剑锋,硬是忍着剧痛,让长剑偏到墙上。

纪子辉拔出剑,高举,再刺。

李挽喉结轻滚,右手臂向后一抬,正面屏风被他掀翻在地上。

“哐当”巨响落下的瞬间,陆蔓几乎同时意识到了李挽想要做什么。

“住手!住手……!”

她拼命伸手阻拦,奈何惯性让纪子辉失去控制,长剑刹不住车的向屏风背后刺去。

那里端坐着的,正是玄袍玉冠的小皇帝李昀。

也不知李挽同李昀讲了什么,小儿郎镇定自若,圆溜溜的眼睛瞅着越来越近的剑锋,愣是纹丝未动。

短短的一瞬间,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耳畔嗡鸣巨响,直到“哐当”一声,剑落在地上,陆蔓才恍惚回神。

李挽展臂拦在纪子辉的腰腹,李昀的脖颈上,一道半指长的伤口,鲜红渐渐越渗越汹涌。

再深毫厘,大梁恐要易主矣!

一时间,屋内四人都没有说话,不住倒吸凉气;

心里皆是清楚,要是李挽再晚一步,将酿成怎样的千古重罪。

“陛下,怎会深夜造访王府?”

纪子辉颤巍巍的跪在李昀脚边,已然吓得浑身瘫软。

他一面问,一面去拾落在地上的剑;目光撞见地上一堆散乱的竹简,肉眼可见的僵硬在原地。

那是一卷奏折,落款赫然写着“白瑞生”的字样。

而李昀稚嫩的声音也在他的头顶响起,不设防的说道,

“皇叔说白卿离京前有要事禀报,请我来府上过目。”

陆蔓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见得纪子辉听见“白瑞生”的名字,突然笑了起来,就像疯癫一般,一把抓起地上的剑,往李昀身上砍去,嘴里咕哝咕哝念叨着,

“我杀了你,杀了你们!”

之前听见打打杀杀都骇得不轻的儿郎,一反常态,根本不管眼前人是谁,持剑就往人身上刺;

唇齿滴着涎水,双目红得滴血;

魔怔的模样,吓得李昀从矮凳上跳了下来,往陆蔓身后躲,纪子辉的剑锋便直向陆蔓来。

“纪子辉你疯了!”

陆蔓搂着李昀往后退。

纪子辉身强体壮,又拿一把凶器在手,目眦尽裂的,陆蔓心里也不禁发怵,犹豫着要不要在李昀面前掏出匕首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全民逃荒,我的物品能升级》《让你当好圣孙,你养一群女妖?》《邪少药王》《绝代神主》《漫威修仙在阿斯加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只要你其他 / 连载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70万字一年以前
晚来雪其他 / 全本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31万字一年以前
我!清理员!其他 / 连载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84万字8天前
七零之改嫁前夫发小其他 / 全本
七零之改嫁前夫发小
女王不在家
旧书名《八零之改嫁》上辈子林望舒是人人羡慕的好命人,下乡一趟谈了个四合院里的对象,公婆给安排工作,男人也有出息,谁不羡慕?只是四合院里有公婆有姑奶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当人家屋檐下的小媳妇,其中滋味只有自己心里明白。就这么苦熬着,谁知道男人找了傍尖儿,孩子都抱回家了,一家子都劝,说你肚子不争气,还能怎么着,忍忍也就过去了。可她不想忍了啊!好在老天爷给了再一次机会。于是在那灰墙青瓦前,面对着大杂院里
157万字一年以前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其他 / 全本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58万字一年以前
婚后热恋其他 / 全本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40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