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鱼落珠

45. 下凡(1 / 2)

荔芳文学【lfwx1.cc】第一时间更新《沉鱼落珠》最新章节。

三日后,云瑶公主赴宴归来,不负众望地发挥了她出门所到之处必有风波的本领,身后还跟着一串人。

事情是这样的。

近来天界各处平静,无大事发生,因而蛟龙王的寿宴去了许多声名显赫的神仙,十分热闹。

蛟龙王眼见自己这三万岁寿辰过得不比天帝天后逊色,觉得心情甚好,便大方地打开族里一处秘境,让宾客们进去寻宝,放话说谁找到就是谁的。

蛟龙嘛,毕竟不是真龙,秘境里能有什么好东西,因而有头有脸的神仙都没动作,仅一些散仙和小辈们进去了。

然而世事总有意外,寻宝的人在这秘境里还真发现了非常珍贵的东西:一截返魂木。

玄武族的墨奎是第一个认出它的人。

依靠渊博的知识令宝物重见天日,本也算是件津津乐道的事。

奈何金乌族的炽翎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直接仗着修为高,先一步将东西抢走,墨奎紧追不放,两个人争夺打斗闹出很大动静,终于也让返魂木的存在被更多的人所知晓。

蛟龙王马上心生悔意,这返魂木可是炼药的至宝,木灵族现在有天庭护着,难以打主意,但这东西可是自家秘境里的,怎么能轻易给了外人?可他一个长辈总不能出手去跟小辈抢东西,于是便示意自己的女儿飞霜加入争夺。

木灵族的木桪同样坐不住,返魂木属于神木,虽然那一截显然已经失去生机,但消失并不能代表没存在过,这算是他的半个族人,岂能眼睁睁看着它被拿去炼药?

至于云瑶,见木桪很想拿到返魂木,便也一起加入了混战。

五个人打得天昏地暗,虽然修为各有高低,可依靠着层出不穷的秘法跟法宝,还是斗了个有来有回,一直无法决出胜负。

其他人也不敢去插手,这五个人,不是少主就是族长,全都背景深厚,伤着谁都有可能被找麻烦。

可事情总不能就这么僵持下去,眼见谁都不肯退让,不得已,只好闹上了天庭,请天帝圣裁。

天庭,朝会殿。

天帝看着案前的那一截返魂木,再看看下方立着的自家女儿,头好疼。

别人争返魂木关她什么事?现在这东西断给其他那几个,这丫头肯定不高兴,可断给她,旁人也一定会觉得自己这个天帝徇私。就知道不能放她出去,一出门就有乱子!

天帝面色威严地坐在上面,“你们当真非要这东西不可。”

墨奎率先出声,“陛下,这返魂木分明是小仙找到的,理应属于我……”

“不过是你先看到的罢了,明明是我先拿到的,这就是我的东西……”炽翎打断他,向天帝辩解。

墨奎急了,“什么你先拿到的,分明就是你抢的,它之前看起来跟普通木头一样的时候你怎么没去拿?”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家兄嬴政》《渔夫直播间》《猎谍》《北美枪侠警探》《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只要你其他 / 连载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70万字一年以前
温柔瘾其他 / 全本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66万字一年以前
九章吉其他 / 全本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107万字一年以前
云鬓楚腰其他 / 连载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37万字一年以前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其他 / 全本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58万字一年以前
假惺惺其他 / 全本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49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