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油瓶他为所欲为[快穿]

7. 第 7 章

《拖油瓶他为所欲为[快穿]》转载请注明来源:荔芳文学lfwx1.cc

“老大……”听到赵大说宋少凌是杀了忠勇侯府所有女眷的那个匪徒之一,几个人顿时都有些慌了。

“忠勇侯府那么多人,还有家丁护卫,都能被灭了个干净,就咱们几个……是不是有些太危险了?”

李三格外的迟疑,虽然那赏银有足足一百两,够他们兄弟几个吃香喝辣的好长一段时间了,可银子再好也得有命拿才行啊。

“先扶老子起来!”赵大瞪了他一眼,说个话的功夫,疼的他不停的倒吸凉气,“一群蠢货!”

“你们也不想想,土匪好端端的冲到京都城里来,别的人家什么都不抢,就专门去抢忠勇侯府,还把人都给杀了?”

在其他人殷切的注视下,赵大有些得意的开口,“我怀疑啊,他们抓的那人根本不是匪徒,是忠勇侯府的遗孤!”

“什么?!”众人惊呆了。

“你们好好想想,觉得我说的是不是有道理?”

赵大被两个人架起来,抬着走。

这群人本来也不是有什么道德感的,国仇家恨在他们看来就是个屁,哪怕宋少凌的父兄全部战死沙场,也并不妨碍他们拿着宋少凌去换银子。

几人正准备走到大路上去抢个马车进城,却突然“咻——”的一声,半截被削尖了的木棍犹如闪电般直冲赵大的面门而来。

木棍终究比不上箭矢,偏了一寸,却又恰到好处地扎进了赵大的左眼。

眼睛上的神经又多又密,疼的赵大嗷的一声直喊了出来,惊飞了不少停留在树梢上休息的飞鸟。

抬着赵大的两人迅速将他扔下,双手握紧手里的刀剑,虎视眈眈的盯着那根木棍射来的方向,“谁?!”

茂密的树叶抖落着,宋少凌浑身煞气肆意的走了出来。

即便被灭了满门,但忠勇侯府的教养早已经刻到了骨子里,宋少凌恨的只是那些仇人,他没有亲眼看到赵大等人杀人越货,便只以为他们是想要调戏叶梨。

削去赵大的子孙根,再将其他人狂揍一顿也就够了。

可不知为何,在他放走赵大一行人后,原本安静下来的南宴却再次哭了起来,而且还不停的伸手指向赵大等人离开的方向。

南宴绝不会无缘无故的哭,这小家伙鬼灵精的很,宋少凌不放心便跟了上来。

没想到,却竟然听到了这样的言论。

他的一时心慈手软,竟差点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他不敢想,如果赵大一行人真的暴露了他们的行踪……

而且听他们的口吻,明明猜出了宋少凌的身份,却还是要用他去换银子。

宋少凌再没了顾忌,他提着剑一步一步逼近,眼珠猩红,从未有过的杀意在心底涌出。

几人吓懵了,把赵大扔在原地,四散而逃。

他们想着宋少凌终究只有一个人,只要他们分开跑,就有活下去的机会。

可他们万万没想到,在宋少凌躲在暗处听他们谈话的间隙,不仅仅只削尖了一根木棍。

于是,宋少凌手中削尖的木棍被用力掷出,接二连三的扎中了几人的背部,鲜血顺着伤口淌了下来,剧烈的疼痛让他们失去了所有的力道,再也无法逃开。

痛苦的□□声此起彼伏的响起,为了保命,李三第一个出卖赵大,“饶命!官爷,饶命啊!”

“我根本不知道你是谁,也没有看到过那个告示,全都是我们老大说的,你去找他,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也没见过你,我发誓,我一个字都不会说出去!”

其他人也是有样学样,连连放声哀求。

宋少凌抿了抿干燥的嘴唇,上前两步,毫不留情的对赵大一剑封喉。

心软的后果他已经见识到了,宋少凌绝对不会让自己再次陷入危险当中。

杀了赵大后,他愈发的骇气凌人,几人受了重伤跑不起来,拼了命的在地上爬,宋少凌就像是一个铁面阎罗,慢慢悠悠的走到他们身后,在他们惊恐的目光里,将他们一剑毙命。

寂静无人的荒郊野外,彻底的变成了杀戮之地。

匪徒们的鲜血溅在了宋少凌的脸上,他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仿佛是一个从尸体堆里爬出来的煞神。

他的背影微微颤抖着,手也不受控制的哆嗦,也抓不住剑柄,长剑“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

可他的眼睛却格外的明亮,里面闪着细碎的光。

——他在兴奋!他在欢悦!

他爱上了这种完全掌握他人命运的感觉!

——

“怎么这么多血?!”看到宋少凌浑身是血的回来,叶梨吓了一跳,抓着他的手将他浑身上下都检查了一遍,确认他身上没有再添伤口后才松了一口气。

但紧接着,叶梨眉头一挑,“你把他们都杀了?”

叶梨曾经也无比的怨恨那些对她非打即骂的人,可若当真让她去动手杀人,她心里还是发怵的。

宋少凌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轻咬着嘴唇,将唇边的血迹卷进了嘴里,腥涩的味道让他的脑袋越发的兴奋,“他们知道我的身份了,官府那边贴了告示,我的消息可以换一百两的赏银。”

叶梨心尖一颤,伸手紧紧抓住宋少凌的胳膊,“你不要有太大的心理负担,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们就是一群强盗,还不知道做了多少坏事呢,你也算是替天行道了。”

“嗯,”宋少凌轻轻应了一声,“阿绥还乖吗?”

“乖得很,”提到南宴,叶梨的眉眼都温柔了几分,“你去追他们后,他就不哭了。”

宋少凌用沾了水的手帕将自己的手和脸都擦干净,换了身衣,从叶梨怀里接过南宴,低头伸手戳在他圆圆的脸蛋上,戳出来一个软软的小窝,“你个小家伙,你怎么知道那些人有问题的?”

宋少凌的手没有很用力,南宴只感觉到了一点轻微的疼,他哼唧了两声,撇开了脑袋。

【真烦人,不知道小孩子的皮肤柔软,不能这样戳吗?】

【而且你跟我说话我也不能回答你啊,笨蛋小叔叔!】

南宴刚才哭,是因为原剧情里宋少凌也也遇到了赵大几人,只不过那时候赵大并没有欺负叶梨,而是早早的看到了宋少凌,没有和他打照面,就直接去告了密。

在层层追捕中,宋少凌虽然侥幸逃脱了,却被人放了暗箭,而且那箭上有毒,导致宋少凌的身子亏空的厉害,不剩几年好活。

这也是他到达燕国后,不择手段,毫无顾忌,往上爬的最终原因。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十里清欢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荔芳文学lfwx1.cc),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缔婚其他 / 全本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72万字一年以前
招惹偏执少年后其他 / 全本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33万字一年以前
想入媛媛其他 / 全本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9万字一年以前
怀娇其他 / 全本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56万字一年以前
野性难驯其他 / 全本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57万字一年以前
听说我喜欢你?其他 / 全本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41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