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红楼记之赵姨娘

36. 满清歌谨慎保珠胎

武陵流水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荔芳文学lfwx1.cc),接着再看更方便。

李书卿和四个丫鬟在堂屋里坐着,生恐扰了贾政安歇,都不敢说笑,满屋内静悄悄的。清歌看着众人,心下疑惑:“上年老爷着了些风寒,着实不好了几天,太太不过每日瞧看一回,并不曾打发姨奶奶们过来伏侍。这会子原非大症候,巴巴的打发她们过来做什么?赵姨奶奶说的必是真的。不知哪个烂了嘴的混账蹄子瞧见了,回了太太,太太作了这一箭双雕的主意。赵姨奶奶原不是个伶俐的,便是有她帮衬,只怕也捱不住暗箭难防。”

清歌想了一回,便作了主意。清早众人起来,打发个小厮往她家去,找她母亲过来。回到堂屋,贾政已经醒了,众人都在里间伺候。清歌忙走了进去,一同伏侍贾政穿戴梳洗。吃过早饭,众人都在里间垂手侍立。贾政原是好学之人,虽身染疾疴,犹手不释卷。清歌知道贾政最厌烦别人扰了他的才思,估量着她母亲已到了,也不敢出声。半晌,贾政方撂下书,正欲再换一部,清歌好容易等了这个空子,指个由头出去了。

她母亲满树瑞家的已经在门外久候了,看见她女儿出来,说道:“我的儿,你巴巴的找了我来,可有什么事情?”清歌将昨夜之事说了。满树瑞家的叹道:“赵姨奶奶生了两胎,俱是大了肚子才回禀主子。太太是个聪明人,两次吃亏在这上头,哪有不防着的?既然太太知道了,索性过了明路,也有个忌讳。”清歌说道:“我也是这个主意呢。”

母女两个商议已毕,清歌转身往贾政房里来。贾政倚在床上拿着本书,看见她出去半晌方回来,心下便有些不喜。正欲说话时,清歌先跪下说道:“老爷这里正用人,论理,这话原不该说。只是我方才忽然有些不受用,也不知是什么缘故。若是染了病,只怕过了病气给老爷,因此想着往家里去,请个大夫瞧看一回,求老爷恩准。”

贾政一向宽柔以待下人,再无不准之理。清歌辞了众人,跟着她母亲回家去了。李书卿与三个丫鬟侍立到巳末,周姨娘带着四个丫鬟过来换班。李书卿歇了一歇,看看天色尚早,便出了梦坡斋。才转了个弯子,顶头看见清歌和一个婆子走了过来。李书卿笑道:“姑娘请大夫瞧过了不曾?”清歌笑道:“已经诊了脉,正要去回老爷呢。”李书卿给她道了喜,径自往贾环的房里来。

贾环正在读书,李书卿因问道:“可往老太太房里请过安了?大老爷、大太太是大爷大娘,少不得也要时常探望。”贾环笑道:“昨儿往梦坡斋去,娘已经歇下了。大老爷、大太太那里有二姐姐和琮哥儿伏侍着,正吃着王太医的药,精神还好呢。老太太屋里有客,打发我们回来了。娘再想不到那客人是谁。”李书卿笑道:“自然。我是哪牌儿名上的人,哪里认得老太太相与交结的公侯诰命。”贾环笑道:“倒不是公侯诰命,是一位亲家老太太。”

李书卿暗忖道:“环儿既这么说,这人必是不常过来的。又称为老太太,自然是贾母一辈的。”想了一回,只说猜不着。贾环笑道:“来的是三姑姑的婆婆。”李书卿诧异道:“甄家在江南,冷风朔气的,又要过年,什么事情不能打发晚辈、奴才料理,巴巴的亲自过来?”贾环道:“我不曾看见亲家老太太,不知有什么话说,想是有极要紧的事情。”李书卿暗自惊疑,却想不出缘故。

两人又说了一回话,李书卿才回到梦坡斋。进了院子,正遇见周姨娘从堂屋里出来,向她招手。李书卿走了过去,周姨娘悄悄地说道:“方才清歌来回老爷,说是腹中有了身孕,老爷打发人去回老太太、太太去了。”李书卿忙问:“老爷是个什么主意?”周姨娘笑道:“自然是听老太太示下。”李书卿颇觉贾政无能,口里问道:“清歌这会子在哪里?”周姨娘说道:“在自己房里等老太太的话呢。”

李书卿正要往清歌房里瞧看,才走到门口,忽然听见里面说道:“常言‘十月怀胎’,这才不过两个月罢了,哪里知道后面的情形。我常听人说,赵姨奶奶怀着三姑娘那会子,老太太只打发两个丫头过去伺候,到底等三姑娘落了草,才封她做姨奶奶。我便是怀了个哥儿,也灭不过赵姨奶奶的次序去。明公正道,不过是个丫头,比谁高贵些?姐姐这话,我如何受得起。”李书卿听了,便不进去,转身回房。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相关小说

当维修工的日子其他 / 连载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90万字一年以前
晚来雪其他 / 全本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31万字一年以前
缔婚其他 / 全本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72万字一年以前
华娱之2000其他 / 连载
华娱之2000
河狸的米饭
“受顶包案影响,港岛小天王黯然退场!”“双周一孙,三分天下,华语乐坛新势力!”“新时代华语乐坛的领军人:内地才子周易!”“南周北周,小天王之争愈演愈烈!”“南北双周,谁才是新时代的王?!”“魅力无限,两岸三地女星大多倾心周易,南北双周或已分高下!”………………………………………………………………千禧年初,华语乐坛正式开启新一代诸神混战模式。刚学完粤语,与朋友交流切磋完球技的周易看着手头上这几份由.
6万字2个月前
入骨温柔其他 / 全本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31万字一年以前
怀娇其他 / 全本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56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