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大秦当扶帝魔[秦]

7. 7

《她在大秦当扶帝魔[秦]》转载请注明来源:荔芳文学lfwx1.cc

近日一则传闻在咸阳城中不胫而走,几乎是一夜之间就传遍了大街小巷,传闻所涉及的正是不久前发生的宫闱秘闻。

据说关东六国余孽见先帝驾崩妄图谋反,派出间谍挑拨诸公子与当今二世皇帝的关系。诸公子起了猜忌之心,质疑先帝遗诏,更有甚者不顾手足之情妄图逼宫,二世皇帝不得不大义灭亲,行诛公子以求社稷安定,公子高等人事后醒悟,自觉无颜面对陛下,于是选择自戕。

陛下宅心仁厚,得知此事后宽宥了诸公子,还将扶苏之妻卫姬放出了大牢,卫姬感念圣恩,叩谢不已。

同时朝廷有意放开了舆论管制,压抑了几个月的黔首,似乎找到了一个发泄口,人人煞有介事地说起此事,仿佛他们就曾在现场似的。

李景走在大街上,听着四面八方传来的细碎议论声,忽然有些迷惘,他像个初入世间的孩童,开始分不清事情的真相。

事实上,不仅是这件事,有太多的事情他根本想不通,但他最最好奇的是,沙丘行宫内到底发生了什么,先帝真的留下遗诏要传位给胡亥吗?

如果是话,先帝在地下见到自戕的公子扶苏,枉死的蒙氏兄弟,还有一众惨死的子女后,可否后悔将大秦江山交给胡亥。

如果不是的话,那就意味着沙丘之事另有玄机,那他的大父李斯承担着怎样一个角色......李景不敢往深了想,在他眼里,大父李斯和先帝一样,都是他此生最崇敬的人。

“这位郎君麻烦让让。”一个沙哑的嗓音传入耳中,李景回过神来,发现他正站在大街中间,阻挡了行人的路,推着一车桔子的老人,正用浑浊的眼睛看着他。

李景虽然身世不凡,但从来不以此为傲,他朝老人略一拱手,退到了一旁。

老人点了点,继续推动板车:“多谢郎君。”

板车上属于桔子的清香入鼻,李景忽然想起妹妹李容最爱吃桔子,这些桔子虽然看着个头不大,但颜色好看,黄澄澄的一看就甜,他连忙追了上去:“老人家,这车桔子我都要了。”

此时有几个路人朝这边走了过来,他们也是要买桔子,老人抬眼上下打量李景,比了个手势:“我这车桔子可不便宜,至少要这个数,否则免谈。”

几个路人面上一惊,常言道物以稀为贵,这个时节桔子基本都下市了,这车桔子自然能卖上一个不错的价格,但也不至于要这么贵,心道分明是老头见李景衣着气度不凡,想要狠狠敲他一笔。

李景当然也看出来了,但这点钱对于他和李家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从袖子掏出了几枚半两钱:“烦请老人家将桔子送到我家里去,这是一半的钱,后面的到了家再给您。”

老头喜笑颜开地收下了钱,推着板车跟着李景喜滋滋地走了,最后他们停在了一间极为气派的宅邸前,他不识字,自然不认得门前的牌匾写着“左丞相府”四个字,刚才认为自己撞了大运的老头,瞬间有些慌神,变得胆怯起来,都不敢主动说话。

李景拿出剩下的钱,递给了老头:“这是剩下的钱,老人家你可以走了。”

老头如释重负,生怕李景不给他剩下的钱,这年头这种事情可太多了,就如几天前有个小吏路过他家门前,瞧见树上还未摘的桔子,不由分说就将大的全都摘走了,一分钱不给。老头看见了不敢拦,还得笑着将家里的筐子一并送给他装桔子。

心道这人估计是在大宅子里干活的,转头却听李景冲门口的两个护卫吩咐:“你们俩把这车桔子从后门推进去。”

见李景进去了,老头连忙拉住一个路人,指了指问道:“这是谁家的房子?”

路人用鄙夷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说道:“还能是谁?左丞相李斯的府邸呗。”

李景让人挑了几个最好最大的桔子,装在精美的漆木盘,亲自送到了妹妹李容的房间门口:“阿容开开门,大兄买了你最喜欢的桔子回来,可甜了。”

和之前几次一样,李容依旧不肯开门。

“大兄,我不想吃,你拿走吧。”屋内女子的声音嘶哑难听,就像年久失修的破风箱。

闻言李景心中一痛,妹妹李容曾有一把敲冰戛玉的好嗓子,唱起楚地歌谣来宛转悠扬,曼妙的余音可绕梁三日而不绝,但在日夜不绝的哀嚎痛哭之中,彻底伤了嗓子,更别说唱歌。

世人皆知,大父李斯乃大秦左丞相,父亲李由是三川郡守,而李家诸男皆尚秦公主,女悉嫁秦诸公子,因此他和妹妹李容,一个尚公主,一个嫁公子。

然而一夜之间,曾经多少人艳羡的殊荣,变成了人人避之不及的灾祸,二世皇帝下令行诛大臣及诸公子,李容的丈夫身为公子也未能幸免,戮死于杜,连个全尸也无。

变故实在来得太快,等李景带人赶到时,只见到了抱着丈夫残骸,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李容。

因大父和父亲的关系,廷尉府的人没有为难李容,让李景将人带回了丞相府。

只是从那天起,李容除了哭就是睡,不曾踏出卧房一步,家里人担心她做傻事,派人在房间门口日夜守着。

他忽然有些庆幸,庆幸妻子已经去世,不然以她的性格,经历此事该有多难过。

李景长叹了一口气,将桔子放在门口,转身一看年迈的大父出现在了他身后,他被吓了一跳,连忙行了一礼,朝李斯问好:“大父。”

李斯望着紧闭的房门,问他:“你妹妹还是不肯出门?”

李景正要回话,却听背后传来开门声,紧闭了数日的房门从里面打开了,面容憔悴、眼圈通红的李容走了出来,大步走到李斯面前,完全不顾仪态,冲她最敬爱的大父大喊大叫:“胡亥这样的人,居然连手足兄弟也不放过,堪能为人君?他到底许诺了大父什么,大父竟帮他如此?”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半岛:雪之守护》《斗罗世界的巫师》【飘雪中文网】《星汉灿烂,幸甚至哉》《自古沙雕克反派

见千秋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荔芳文学lfwx1.cc),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其他 / 全本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58万字一年以前
当维修工的日子其他 / 连载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90万字一年以前
九章吉其他 / 全本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107万字一年以前
予你其他 / 全本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135万字一年以前
替代品其他 / 连载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53万字一年以前
折君其他 / 全本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128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