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海孽债

第255章 暗室里的秘密

简挺想到这儿,看看已经八点多了,事不宜迟,立刻起身,带上相关工具,开车到了西门村。

进到村委会大院,却没有了今天白天和前几天夜晚的喧闹情形。下车一看,乡里的干部差不多都走了,欧阳雪和苏醒然也不在。原来,经过十天的鏖战,个个已精疲力竭,既然拆迁已大头落地,只剩清运建筑垃圾的扫尾,吃完饭,大家就各自早早回家休息了。

倒是西门茂还在,与村里的人还在商量事儿,见这个时候简挺又来了,就和他打招呼,简挺只得随口说,找欧阳乡长有点事儿,没想到她走了,你们忙你们的吧。

无奈,只得又开车出来。不过,这一圈也不白转,至少知道了西门茂是否在家。

到了村口,简挺将车停到不引人注意处,这才二返身,快步朝西门盛家走去。

冬夜,寒风凛冽,街上无人,悄无声息,偶尔传来一两声狗吠。

到了街口,简挺戴上脚套手套,再次登上墙头,翻身入院。

有了第一次的探路,简挺进入小洋楼,几乎没费吹灰之力,甚至都没有戴小矿灯,直接用第一把撞匙就开了门。

随手将楼门关闭,他这才戴上头灯,小心翼翼来到书房门前。从客厅到书房之间留下的印迹看,下午,他们是到过书房的。

来到书房门前,掏出那一大环撞匙,对照门锁的切口,简挺逐把试着撞匙,当试到第五把的时候,门开啦!

简挺长舒了口气,站在书房门口,在头灯的光照下,细心察看脚下的书房地面。

很奇怪,书房内,反而没有脚印之类的痕迹。难道,下午他们并未进过书房?

简挺蹲下,再次仔细观察,还是发现了细微之处,从书房门口到上次发现的半只脚印处,很显然,形成相对干净的一条“路”,“路”面洁净,灰尘明显少于“路”边的地面。

明白了。

简挺站起身,扫视身后,只见客厅的一角,放着一把拖把。谁家会把拖把放在客厅呢?为什么要拖掉书房的印迹呢?这不是欲盖弥彰吗?

进入书房,将门关上,来到“半只脚印”处,他苦苦思索,“门”在哪里?也有锁吗?

这次有了机会详细观察。与其他房间不同的是,带窗户向阳一面墙,安装着一道墨绿色的遮光窗帘,到了墙角处,窗帘拐了个九十度的弯,一直垂到了这个书柜处。

简挺拉开布帘,书柜背后的这堵墙的墙面上,上下两道凹槽映入眼帘。上面的一道凹槽,高度几乎与书柜同高,下面这道,几乎到了地面。凹槽深度四五公分,宽度也在四五公分,凹槽里嵌着铁条,整个书柜是固定在凹槽里的。

站到墙角,就是所谓的预留装立式空调处,简挺借着头灯的光,往书柜与墙之间的缝隙看去,能够看出,白墙到了书柜后变黑了,就是说,白墙不见了。隐隐约约能看出,书柜在凹槽里装着滑轮。由此,不难判断,自己事先的推测无误----书柜是可以移动的一道门!书柜的后面连着暗室!

简挺重新回到书柜前,上下打量着这个三开门的书柜,通高约两米,目测宽度在一米二左右,厚度在三十公分左右。书柜里的书摆得满满当当。

靠一己之力,即便运足内功,也很难推动这个书柜啊。

书柜与书柜之间,几乎没有缝隙,找什么东西撬,那是最笨的贼,而且也会留下痕迹。

那么,开“门”的机关在哪里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荔芳文学【lfwx1.cc】第一时间更新《欲海孽债》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假惺惺其他 / 全本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49万字一年以前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其他 / 全本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67万字一年以前
折君其他 / 全本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128万字一年以前
怀娇其他 / 全本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56万字一年以前
予你其他 / 全本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135万字一年以前
缔婚其他 / 全本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72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