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舟行

9. 第 9 章

荔芳文学【lfwx1.cc】第一时间更新《风雪舟行》最新章节。

虽有许多不甘,段彪最终还是不得不带着段家的人马浩浩汤汤离开了此地。

褚淞吟这才蹲下身查探地上的尸体,只见那些人七窍流血、身上一片血肉相黏,看上去血腥又恶心,直教她皱眉扑鼻。

抬起眼看镇定自若的珠蒙尘,褚淞吟心中越恼:“这些人真是你杀的?”

“是也不是。”珠蒙尘道,她从怀中掏出一张符纸,咬破指尖血后点在符纸之上,后再贴至自己身上,蹲下身就要将离自己最近的一具尸体抱起。

褚淞吟被她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嫌恶地站起身往后退了几步:“你要干什么?”

珠蒙尘没有回答,只将那些尸体一具具搬进了段芝蓉的屋舍,而后抽出一张符纸飞入房中,霎时火光冲天,将黑沉的夜晚照得亮若白昼。

褚公越缓步走到她身前,望着珠蒙尘脸上映出红光,明火嚣张地在风雪中摇摆,似乎想要不断外渗,吞噬天地所有一切。

他不禁问:“你真是道门的人?”

“不是。”珠蒙尘并未多做解释,她恢复了那副什么都不在意的漠然姿态,问,“段小姐呢?”

褚公越盯着她的侧脸,沉默许久,突然一笑:“我真不知道还有什么是你不知道的。”

今日分别过后,两人并未再有过联系,就连珠蒙尘跟着段芝蓉一起离开也是遵循本心,而非事先与他们商量。褚公越今夜之所以会来此处,是因为想到白日里珠蒙尘的话,担忧段芝蓉当真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因此才来看看。

却不曾想刚好撞见段彪行恶。

他们哪怕再晚到一息,那只长剑将以势如破竹之势穿透珠蒙尘后心,到时再以误会掩饰过去,哪怕褚公越有心细究,他父亲也不会为了一个孤女得罪褚家。

到那时珠蒙尘枉死,哪怕到了九泉之下也无处可以说理。

可他既然未与珠蒙尘有过商量,对方又如何断定自己今夜会来相助、又是如何确定他们先去救了段芝蓉?

这其中猫腻太多,实在经不起推敲。

珠蒙尘只把他的话当做恭维:“我非圣贤,又如何能料定每一桩事?”

背后大火越来越旺,明明寒冬,却烤得人额头生汗,仿佛坠入酷暑炎夏。

待段芝蓉这处屋舍化为灰烬,珠蒙尘与褚公越二人一同离开,褚淞吟一路都在询问今夜的事,珠蒙尘状若出神,并不回答,只有褚公越在她身旁撑伞,时不时应上两声。

于是褚淞吟看珠蒙尘的眼神越发不善,到最后小声对褚公越说:“早知如此,我不如先把她杀了。”

察觉到兄长不赞成的目光,她又迅速改口:“早知我刚才就不救她了。”

褚公越轻轻摇头叹气。

他的视线越过两人中间的褚淞吟,向珠蒙尘询问:“明姑娘怎么得知我今夜会与小妹会来此地?”

珠蒙尘并不隐瞒:“你们尚未查明我的来历,恐怕不甘放我去死。”

褚公越恍然大悟,顿时知晓自己让人南下查探珠蒙尘这一路经历的事已瞒不住她。

恐怕她白日里说的那些分道扬镳的话都是故意,珠蒙尘是想激他插手段芝蓉的事,而他也不负所望,确实中了此计。

而今就算想要及时抽身,段彪回去将今夜的事禀报给段暇,褚家也难以独善其身。

当真是个好计策。

褚公越并未因自己被蒙骗而愤怒,相反眼里的欣赏又浓厚不少。

回到城主府,果不其然见到段芝蓉早等候在此。

褚淞吟尊着褚公越的托把人送到,便不耐烦地说:“好了,今天也晚了,你们早些休息,有什么事明早上再说。”

珠蒙尘向她道了声“多谢”。

只这一句,褚淞吟却觉得自己仿佛出现了幻听,她重重揉着自己的耳朵,不可置信问:“你说什么?”

这人还会道歉?她嘴里竟然吐出象牙来了?

珠蒙尘目光诚挚:“多谢褚姑娘两度出手相救,如若不然,只怕在下早便客死他乡,身首异处。”

褚淞吟又用力揉了揉眼睛,反复确认了面前的人就是珠蒙尘,倒叫她有点不好意思了:“啊,那那那那也没事,就顺手救一下,不用太放在心上。”

说完,她手忙脚乱地关上了门,珠蒙尘听到门外飞快离开的脚步声,仿佛眼前已经看到褚淞吟落荒而逃的景象。

两人交换过信息,珠蒙尘知道段芝蓉是快跑出去的时候遇见的褚家兄妹二人,褚公越给她支了个暗哨带她入了城主府,而段芝蓉知道珠蒙尘把自己的家给烧了。

脸色登时就难看起来:“不是,你把我家烧了干什么?”

珠蒙尘道:“若是不烧,段家的人不会轻易罢休,你也危险。”

段芝蓉高声道:“所以你就可以不与我商量就擅自做决定么?万一我还有什么东西藏在家中呢?被你烧坏了怎么办?”

“若是如此,我更该将那座屋舍给烧了?”珠蒙尘声音如常,似不发觉自己做的是什么大事,“那些人抓不到你,又漏放了我,若去而复返搜查,你的东西落到你伯父手里,后果更不堪设想。”

段芝蓉一滞。

她说不过珠蒙尘,又知道对方说的有理,只是越不过心头那口气,狠狠瞪了她一眼,翻床就睡。

房内只有一张大床,珠蒙尘只好睡至床的另一边,两人盖了两床棉被,没再说话。

由于闹腾了一夜,前一晚上又过于惊险,两人都睡得不太好,只是段芝蓉要没心肺些,一副要睡到日上三竿把觉补足的架势。

珠蒙尘要更早些,门口的侍女将才在外头落脚,珠蒙尘察觉到声音,立马摸到枕头下的匕首,锐利的双眼随之睁开。

她没出声,直到听到外头的人温声询问自己是否醒了,脸上有迷惘一闪而过。

她盯着上方精美的床幔晃了好一会儿神,才逐渐想明白自己的处境。

“把热水拿进来吧。”

她自然而然地翻身下床,还不忘放下床幔,进来的侍女想要侍奉她,珠蒙尘道了声“不必”,一边洗漱,一边打探起来。

她用帕子将脸上的水分擦干,问:“昨夜府内可有什么异动?”

侍女不明所以:“并无。”

那段家吃了这么大一个亏,竟然没有上门来讨要说法么?

珠蒙尘擦手的动作慢了些,又问:“平时里段府与城主府的关系如何?”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荔芳文学】地址:lfwx1.cc,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极品嫂子其他 / 全本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287万字一年以前
婚后热恋其他 / 全本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40万字一年以前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其他 / 全本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58万字一年以前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其他 / 全本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58万字一年以前
替代品其他 / 连载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53万字一年以前
听说我喜欢你?其他 / 全本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41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