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只好不当白月光了

12.第十二章

《所以只好不当白月光了》转载请注明来源:荔芳文学lfwx1.cc

夜色寂静,紧闭的窗户露进一束月光,落在床上,皎洁明亮。

时今澜神色淡淡的坐在床上,她手里正捧着老旧泛黄的书本,长发柔顺的垂在肩上,半晌才被书页翻动带起的风吹起几分。

紧闭的门被人推开又关上,池浅洗干净了手伴着小板凳坐到了床边。

按照池清衍的吩咐,池浅现在要开始在每晚入睡前给时今澜揉腿的工作。

“那我开始啦。”池浅声音轻松。

一下午她都在药房做事,跟时今澜没说上话。

现在是个刷好感的好时候,可谓是干劲满满。

而时今澜不语,目光复杂的看着落在自己身上的这道影子。

她的腿没有知觉,无法像手一样感觉到这人的温度。

时今澜在想,这其实是个很好的偷懒条件。可这人依旧兢兢业业的,灵巧的手揉过她的腿,遍布伤痕的肌肤跟白皙修长的手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静夜里总会滋生许多思绪,时今澜手里摊开的书已经很久没有翻页了。

她的视线停在池浅的身上,那充满着复杂遗憾的声音随之重叠而来。

“可元明不是沈小姐啊。”

元明是谁?

时今澜习惯性的对自己未知的信息标注出疑问,但接着就被池浅看向池清衍时,轻轻又坚定的笑拉回了思绪。

好像很多事情有了答案再往回代,会简单很多。

所以她才会对自己害怕,在自己面前战战兢兢,生怕做错什么。

就那么一瞬间,时今澜的困惑忽而豁然。

这些天时今澜在池浅身上察觉到的不对劲竟然可以用一个词语代替。

“喜欢。”

这是时今澜的世界里从来没有的词语。

在她的世界里感情是最没有用的东西,结婚不是为了爱情,只是两家本就强势的集团,强强联合,进行资金整合,扩张领土罢了。

喜欢一个人带来的利益跟强强联合带来的利益相比,要少太多,甚至约等于没有。

甚至于有时候高位的领导者会因为“喜欢”,给企业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时今澜从小接受的教育告诉她,上位者不需要这种的东西。

这也是她们的大忌。

而且只认识了没几天的人也能产生喜欢的感情吗?

一见钟情难道不是文人墨客编写爱情故事捏造的词语吗?

“你治好她后,她是一定会走的。”

这种明显的道理,池老先生看得透彻。

为什么就算池老先生跟她说明了,她最后还是那样说。

真是一个笨蛋。

时今澜觉得心口莫名一阵钝钝,再回想起来中午听到的对话还是会这样。

捧着书的手指轻轻摩挲过书页,隐隐的,时今澜蹙起的眉间透着几分不悦。

她强迫自己将目光重新落在书页上,冷静的,克制的理解这些对她来说有些晦涩难懂的释义。

窗外的树影摇晃着屋内的灯光,时今澜小腿上的痂也像是落在上面的影子。

黑焰燃烧在光里,池浅已经在尽力忽视了,可还是会被时今澜不断变化的火焰影响到。

那寒津津的冷意忽浓忽淡,无所顾忌的扑在池浅的手上。

比起昨晚她感受到的那种浓烈的恨意,现在的凉要和缓很多,却在某一瞬间好像真的火焰一样,散发着灼人的温度,腾得跳起来燎人一下。

爷爷的这本书有这么难懂吗,怎么还能让人看的情绪成这样。

医学折磨人的威力真是名不虚传啊。

池浅偷偷在心里感慨,手指顺着时今澜的腿慢慢移动。

绕开伤口结好的痂,一路经过的都是匀称柔软的肌肤,即使还是苍白,依然无法掩饰掉这双腿天然修长的骨骼。

这样漂亮的腿,她可不能让她浮肿变形。

想来这些疤痕要去掉也需要些日子,得去找爷爷搞些修复疤痕的药膏才行。

而且,她也可以借着涂药膏……

池浅盘算着笑眼都快溢出来了,一抬头就撞上了双冰冷的眼睛。

池浅被吓了一下,捏过时今澜腿的手不由得用力一下。

好在时今澜的腿现在还没有知觉,就这样面无表情的看池浅,眼神里没有情绪,只有说不尽的冷意。

池浅也不知道时今澜这样看着自己多久了,只觉得她这双眼睛像是要把拆开看透。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鸽子不会咕咕咕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荔芳文学lfwx1.cc),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入骨温柔其他 / 全本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31万字一年以前
九章吉其他 / 全本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107万字一年以前
谍海王牌其他 / 连载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1091万字4天前
和离之后其他 / 全本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59万字一年以前
假惺惺其他 / 全本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49万字一年以前
我!清理员!其他 / 连载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33万字3个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