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小心睡了暗恋对象

19. 疯子

荔芳文学【lfwx1.cc】第一时间更新《不小心睡了暗恋对象》最新章节。

出了赛车俱乐部,天已经黑了。

夜晚的城市少了白天的喧嚣,多了几分静谧,夏天就是这点好,晚上星星多,夜空坠着碎星,月光满盈。谈不上多浪漫,但散步的有情人不少,肩挨着肩,手牵着手,欢声笑语,偶尔男人凑到女人耳边说几句私密挑逗的情话,女人娇羞地捶了男人一拳。

也显得桑涴和靳延这对不牵手,还隔着点距离的小情侣有些突兀。

去停车的路上,靳延晃着钥匙圈问:“刚跟那智障说什么呢。”

桑涴:“没说什么。”

“聊的那么起劲还没说什么。”靳延解锁车,将副驾驶座的车门打开,人却不让,大喇喇地挡在那儿不让桑涴上去,恶劣得很,“你们两个别是说我什么坏话吧。”

桑涴忍俊不禁,“坏话也不是随便说说就有的。”

“长本事了,刚开始跟我说话头都不敢抬,现在都会怼我了。”靳延轻呵一声,斜倚在门边,随便拎起桑涴的一撮头发绕在指间把玩,修长的指节绕个几圈不成事儿,就这么周而复始地玩着,跟个宝贝似的,他也不嫌烦,桑涴也乖乖地站着让他弄,倒算是一副和谐的画面。临了,靳延来了点兴致,“用的什么洗发露?”

桑涴:“青柠。”

靳延又问:“烫过头发吗?”

“没有,”她说,“没留过太长的头发,以前上学时间紧张没法打理,后来就习惯短发了。”

靳延手指挑起桑涴几缕头发,从指间穿过,不经意擦了下她的耳垂,温温软软的触感。他手停了停,放开几撮头发转而捏住桑涴的耳朵,从她的耳朵尖儿慢慢滑到耳垂,不轻不重地捏着,“可以试一试长发。”

桑涴被他捏的难受,躲了一下,“我没试过,不知道好不好看,晚上长头发吹起来很麻烦。”

靳延垂下眼看她,路灯的弱光柔和了他眸中的冷淡,露出一点温柔和纵容,“好看。”

桑涴颤了下眼睫,低低道:“那我下次试试。”

“嗯,”靳延突然抱了她一下,很快松开,转而不着痕迹地拽住她手腕,往身边扯了扯,“下次我帮你吹。”

桑涴心跳砰砰作响。

回家的路上靳延接了个电话,脸色不太好,拧着眉,桑涴以为他有急事儿就让他只送到小区的街角,“没事,十几米的路过去就是小区了,我自己可以。”

靳延瞥了眼在门口捧着西瓜啃的保安,亮堂堂的门卫室,点下头,“好。”

他打着方向盘,车子掉头,驾驶座降了一半的车窗刚要升起来,桑涴叫住:“等等。”

他停下,“嗯?”

桑涴惦记了一路靳延生日的事,但又不好直接过问,怕勾起了他的伤心事,于是纠结了一路,旁敲侧击:“我闺蜜的男朋友最近生日,她自己拿不出主意要送什么礼物,就……就来问问我。”

靳延心思有点飘,强行拉回来听桑涴说话,耐着性子想了想,“领带吧。”

靳粤海以前在外面养的那些女人,还有那些女人的私生子,每次在靳粤海生日的时候想尽办法出风头。靳絮安不算私生子,顶多算个继子,去年他送的就是一条领带,哄得靳粤海乐呵呵地笑。

当时,靳絮安的妈妈胡玉故意把话锋引到靳延身上来,话里的攻击意味藏都藏不住,“絮安真孝敬,靳延啊,你送你爸什么?”

靳延大喇喇地坐在靳家的主位,扯了下嘴角,毫不留情地把那温柔刀刺了回去,“亲儿子的礼物哪有继子的礼物重要。”

一句话,胡玉脸猛地白了。

她嫁给靳絮安多年,一个孩子都没有,只有一个跟前夫生的靳絮安。平时最忌讳、最害怕的就是别人提起她没给靳粤海生一个孩子的事,靳粤海也觉得没脸面。

那晚,靳家的家宴又是不欢而散,靳粤海怪靳延没大没小,不会说话,最后不免又把话题扯到早早过世的妹妹靳媛身上,让他改改那身反骨。

靳延冷着脸,拿了车钥匙就走。

“靳延。”

桑涴的声音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她挥挥手,“那我回家了,晚安。”

靳延看着她的背影,直至消失在拐角,才用口型说了句:晚安。

踩住油门,车飙出去的瞬间,靳延恍惚间记起,好像他的生日也快到了,不过桑涴不知道。

刚好,他也懒得过。

-

靳延很少回靳家,高中和大学都是在方便上学的私人公寓,也有几栋私人别墅,偶尔长假闲着了会去待一两个月。

开车回靳家的路上,靳延忽然想,下次可以带桑涴去北山别墅转一转。

车停在靳家老宅院前。

管家李伯一早在外厅候着,见着车灯闪过,便知道是靳延回来了,忙走过去,笑的和蔼,“阿靳回来了。”

靳延点了下头,“李伯。”

李伯:“诶,回来就好。”

李伯算是靳家唯一一个能得靳延几分薄面的老人,他今年五十多岁,脸上皮肤已经有些松弛,笑起来眼角堆着皱纹,算是靳家的老人了。靳延是李伯看着长大的,在靳氏夫妇还没离婚、两个人忙着公司的事情时,靳延所有的大事小事都是李伯一个人照顾,即便后来靳家发生了那样的事,靳延也很少再回靳家,但李伯打心眼儿里心疼他,每次靳粤海跟胡玉说道靳延怎么怎么不好时,李伯都会说上几句,“阿靳这孩子耳根子和心很软的,只是看着冷。”

李伯拍了拍靳延的肩膀,“大小伙子,又长高了啊。”

靳延扯了下嘴角,“他怎么样。”

他指的是靳粤海。

靳延不叫爸爸,也不叫名字。

李伯:“先生低血糖晕倒了,刚刚医生看过说没什么大碍,就是年纪大了注意休息,少操心公司的事。”

靳延:“嗯。”

“阿靳,先生上次就来问我,说你最近在干些什么一个月都不去公司,我说你在忙毕业……”李伯为难道,“我知道你不是,你就是不愿意去公司。阿靳,李伯晓得这些年你心里不痛快,不舒服,但是这靳家总归是你的,有些东西也只能是你的——”

李伯干糙的手握了握靳延的手,提醒:“别被些不安分的人抢走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荔芳文学】地址:lfwx1.cc,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娘子金安其他 / 全本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92万字一年以前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其他 / 全本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65万字一年以前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其他 / 连载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646万字10个月前
怎敌她软玉温香其他 / 全本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40万字一年以前
娘娘腔其他 / 全本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59万字一年以前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其他 / 全本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67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