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乘坐M99次列车

28. 事出反常必有妖

天才一秒记住【荔芳文学】地址:lfwx1.cc

暗紫色的柜面上写着上联:曾经沧海难为水。

章汐沅看着那枚小巧的红色喜字,下意识咬着嘴唇上的死皮:“这不是元稹思念亡妻的悼亡诗吗?和《牡丹亭》也没什么关系啊,会不会是我们找错了?”

“楼上看过了,没有贴喜字的柜子,也没有关于《牡丹亭》的诗句。”此时路宸从楼梯上走了下来,就这么一会儿工夫,路宸居然把楼上所有柜子都检查了一遍,这能力都不是惊人了,简直就是惊悚。

江啸的声音也从柜子背后传来“一层也看完了,只有这一间是带喜字的,大概就是它没错了。”

众人:好好好,两个能力超凡的奇男子。

看着眼前的柜子,章汐沅的脸上闪过一丝窘迫:“那个……忘记带笔出来了。”说完,还攥住了自己的发尾,防止它惨遭毒手。

江啸见状轻笑一声,从袖子里掏出昨天刷浆糊的那只毛笔,已经清洗干净了,笔端也捋顺了阴干:“这呢。”

“论细心还得是江哥。”随即章汐沅又看向了路宸,向他伸过手去。

“干嘛?”

“墨水。”

“我没有。”

“少废话,拿来。”

“好吧。”

二人并没有对峙很久,路宸投降般从怀中掏出章汐沅之前装糖的小瓶子,里面是上次剩下的花汁,糖已经被路宸吃光了。

章汐沅将瓶子递给了江啸,江啸提笔在柜门的左侧用簪花小楷写下了“除却巫山不是云”七个字。

“我不是很理解这个柳老爷,大喜的日子写这么首悲伤的诗。”

梁皓天点头表示赞同:“是不太吉利哈。”

“也许……是为了表示情比金坚的决心吧……”

柳笑笑小声补充着,她记得上学时老师讲这首诗的时候,她还带入神伤了一阵。

最后一笔收尾,柜子自动打开了,里面是一套叠的整整齐齐的喜服。

“这花纹有点眼熟……”梁皓天抓着裙摆的一角,那里绣着半朵牡丹。

“你在说这个?”路宸站在他背后,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那只绣花鞋,梁皓天吓得直接向前跳出一步。

“我去,你什么癖好?这也能随身携带!我忘了跟你们说这东西邪门的很,大半夜出现在厨房。”

路宸将鞋头的半朵花纹和裙摆上的进行对比,发现刚好能拼合到一起,看来这鞋是其中一只喜鞋没错了,只是不知道为何是旧的。路宸又将那只鞋收进了袖子中。

“走吧,都快中午了。”

就在江啸双手托着那套大红嫁衣出门的瞬间,那衣服在众目睽睽之下凭空消失了。

“怎么回事?变戏法呢?”梁皓天将江啸身上搜了个底朝天,也没搜到喜服的踪影。

章汐沅被气笑了,扶着额头:“一定是我们打开的方式不对,再来一遍。”

回去重新打开柜子,果然,那身衣服又完整出现在里面,几人又按照刚刚的方式出了门,那身衣服再次自动回到了柜子里。

“还真是离谱他妈给离谱开门,离谱到家了。”梁皓天嘴里嘟嘟囔囔,再次回到那面柜子前,打开了门。

路宸碰了碰他的肩膀,轻声说:“诶,来人了,看看她们怎么做的。”

门口进来了两个女子,约莫三十岁出头,应该是哪家府上的夫人,穿着不凡。从一辆豪华的马车上下来之后,两人便有说有笑地走了进来。几人隔着一排柜子的距离,看着她们走到了另外一半区域,在一面柜子前站定。和他们开门的方式略有不同,她们二人只是用手指在木门上面画了个图案,柜子门便打开了,随即她们取出衣服向楼上走去。

“这莫非就是密码解锁和手势解锁的区别?”梁皓天暗暗赞叹。

“你不是说楼上也是这样的柜子吗?她们还上楼干嘛?”章汐沅转身看着身后的路宸。

“唔……还有几个隔间,当时没反应过来是做什么用的。”现在看来是试衣间。

没一会儿两违妙龄少女从楼上翩然而至,从她们的五官和妆发可以猜测到她们便是之前上楼的那两个女子,但无论是从体态还是容颜来看,虽然隔着一段距离,都是肉眼可见的比进来时年轻许多,步伐都透着轻盈。只见她们仍旧有说有笑地走了出去,上了马车,驶向长街尽头。

“事出反常必有妖……不过看样子这里的衣服簇拥穿着出去才行。”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欢迎乘坐M99次列车》转载请注明来源:荔芳文学lfwx1.cc,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假惺惺其他 / 全本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49万字一年以前
替代品其他 / 连载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53万字一年以前
入骨温柔其他 / 全本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31万字一年以前
席卷天灾其他 / 全本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104万字一年以前
我!清理员!其他 / 连载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33万字3个月前
云鬓楚腰其他 / 连载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37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