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骗到纯情小狗了吗

40. 失神

宁展赞同宁佳与的推断,但仍有困惑:“他事事善待楚珂,又缘何修人家的翎羽?如此,岂不是令楚珂难以展翅高飞。”

宁佳与被问住了。

她深知暗阁隐士的手腕,人前披着假皮伪面埋伏上十几二十载也不足为奇。

众人口中所述的卫氏固然真假参半,兴许他杀人如草是真,老实本分亦是真。依宁佳与直觉而言,卫子昀可以是任何人,却不会是个薄情寡义之人。

几番纠结下,她终究还是摇头,并未将内心臆断说与宁展。

“而今楚珂姑娘太过偏执,适才的激将法对她实在不好,不可再试。不过......”

宁佳与抬手揉着视线迷蒙的双眼,慎重道。

“我们若是能见上卫子昀一面,此事或能解。”

“怎么了?”瞧宁佳与越发没精打采,宁展忙将折扇递还与她,“你快扇扇。”

岂知他话音未落,宁佳与便控制不住地伏上几案,再无多余气力回应。

宁展原也头脑发沉,这会儿猛然清醒过来。

折扇虽可驱香,到底治标不治本,他早该去灭那祸害的源头才是。

宁展当即起身走向香炉,眼前却若有轻烟遮目,平日稳健的脚步现下亦然飘忽。

他踉跄伸手,胸中如野火在烧,顾不得那么多,索性将虚影重重的铜炉顶盖掀翻在地,再抬掌朝着熏香狠狠碾下。

“呲”一声,烟焰毫无保留灭于宁展掌心。

少顷,香泽袅袅的铜炉重归冷寂。

他按揉眉心,接着走向两侧窗扉,不停挥开残余的气息,还不忘开口唤酣眠似的宁佳与。

“小与,小与姑娘?你站起来——”

宁展蓦地将两窗往外推,星流银河,浪辉飞溅。他像极不解风情的死脑筋,步履匆匆,赶回案前。

“醒醒气儿啊。”

不知宁佳与听没听清那几声略显慌忙的招唤,双眸依旧木然,好歹是睁了眼。

宁展尚未坐稳,便捡扇给她吹凉:“小与?好些了?”

宁佳与意识模糊地抬头。

“我是谁?”宁展轻声问。

宁佳与对上目不转睛的宁展,犹豫道:“元......”

宁展屏息。

“公子?”

宁展动作一顿,扇子慢了,微风温和。

两人自不打不相识后,便明里暗里斗个没完,或吵嘴争舌,或拿刀动杖,和睦共处的时候屈指可数。如是消停下来,不定又在各自盘算什么应付对方的损语阴招。

此间,二人齐身并坐,难得安恬。

无奈美景总不长。

宁佳与仿若灵魂归位,“噌”一下从座上弹起,随之两腿膝骨撞得桌案砰响。她好比痛觉全无,只满眼惊疑望着宁展。

“你......元公子这是在做什么?”

宁展被她过于夸张的反应吓一跳,迟钝地挥了挥扇面,道:“......给你散那熏香,若不然,如何让你醒过神来?”

宁佳与磕磕巴巴半晌,方才编出一句利索话:“元公子贵为王储,在下一介草民,这怎么使得?”

素来恨不能烧房揭瓦的人忽然同他讲起了尊卑有别,宁展心中好笑。

他越想越乐,但刻意压着唇角,故作正经:“草民?你不是江湖女侠吗。再者,我一向亲民,给你扇扇凉罢了,有何不妥?”

宁佳与扶着把手缓缓落座,惊魂未定地捋着脸颊碎发,嘴里不停念叨:“不妥不妥,不妥......”

可她道不出究竟哪处不妥,光顾着躲宁展的目光趴回桌案。那绯面的折扇早被她顺手夺了回去,正和主子一并关门谢客。

不得不说,宁佳与做起戏来,不容置疑的派头直逼嘉宁这位经验颇丰的假面世子。

即是她面上伤得梨花带雨,背地则毫无波澜地盘算着如何将人一击斩于马下。纵使宁展看惯了诸多把戏,也要服她厉害。

是以如今这模样,委实不可多得。

吃了闭门羹的宁展并不恼,甚至放下自个儿端了好些年的架子,托腮抵案,饶有兴味地琢磨着:“小与。我日后便如此唤你,好不好?”

宁佳与哪儿敢吭声,一动不动闷在桌上。

她无动于衷,宁展却笑意更深,借着四下无人,厚颜道:“小与,你不理我,我便当你应下了。”

宁佳与大气都不出了,整个僵着装死。

宁展好容易等到宁佳与词穷理尽这天,怎能轻易遂了她的愿?

他边整理手边纸张,边不紧不慢道:“小与啊,小与?小——”

幼稚!

宁佳与受不住他催命般的咒语,硬着头皮直起身,幽幽道:“元公子,您这是干什么?”

她抹了把脸上空空的两行虚泪,试图为自己申冤:“是,民女此前骗了您,也确实想过行刺之事。可你我萍水相逢,挨着前后两件大事,也算同甘共苦的伙伴了。您何苦如此为难我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荔芳文学【lfwx1.cc】第一时间更新《今天骗到纯情小狗了吗》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予你其他 / 全本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135万字一年以前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其他 / 连载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99万字一年以前
只要你其他 / 连载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70万字一年以前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其他 / 连载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646万字10个月前
假惺惺其他 / 全本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49万字一年以前
谍海王牌其他 / 连载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1091万字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