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主难攀(女尊)

18.第 18 章

天才一秒记住【荔芳文学】地址:lfwx1.cc

第18章

凌霄儿对危险有时候有一种直觉,又想起一月前卫宛的惩罚,慌慌张张丢下手里的梅枝,低头跑到卫宛身后。

淮北侯谢鼎九长相阴柔,面色苍白,一双狭长眸子阴沉,其女谢常安与她有五分相像。

谢鼎九开口,声音倒还算柔和:“卫大人客气。”

卫宛颔首,不疾不徐道:“今日来赏梅,没想到卫某竟能遇到淮北侯。”

谢鼎九轻笑一声后,看向卫宛身后的凌霄儿,语气玩味:“小玩意儿,抬起头来。”

闻言,凌霄儿害怕地扯住卫宛的袖子,他不想抬头,但想到卫宛在马车上说此人手握重兵,再不情愿,也只得抬起头。

谢鼎九目光落在他的脸上,眸中闪过一丝惊艳:“你叫什么?”

她常年身居高位,瞧人时总带着威压,凌霄儿被她瞧得后背发紧,身体害怕地一抖,躲到卫宛身后,不敢看她,小声回答:

“凌霄儿。”

谢鼎九轻笑,没再说什么,又对卫宛道:“卫大人,本侯还有其他要事处理,便不打搅卫大人了。”

说罢,扫了一眼凌霄儿才离开。

凌霄儿可太熟悉女子这样的目光了,他立即挽住卫宛的手,垂下眼尾胆怯地说:“家主,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她来了,你别生气。”

卫宛移开视线,轻轻捏了捏凌霄儿脸颊上的软肉,柔声道:“无事,玩了一路也累了,回去休息吧。”

见卫宛并未生气,凌霄儿松了一口气,又开心地握住卫宛的手,弯起眸子笑眯眯道:“好,家主牵着我。”

卫宛垂眸注视两人相握的手,没说什么,面色如常牵着凌霄儿离开。

当晚,凌霄儿与卫宛宿在寒山寺,晚上入睡的时候,他故意在卫宛身上蹭来蹭去,软着声音道:“家主,你都多久没碰我了。”

卫宛神色莫名地轻笑出声,将他压在身下玩弄,直到他快昏迷过去才放开他。

凌霄儿捂着酸胀的小腹,沉沉睡在卫宛怀里,入睡前暗自祈祷自己这次能怀上宝宝。

卫宛等凌霄儿睡下后,神情淡漠从床上起身,推开房门,身形隐入夜色。

*

淮北侯似笑非笑瞧着卫宛,落下一枚黑子:“卫大人今夜来与本侯对弈,是觉得本侯有胜算?”

卫宛随意落下一枚白子,神情温和:“自然,如今凤城风云莫测,卫某身后还有一大家子要养,自然要早做打算。”

淮北侯靠在榻上,动作闲散,气势却迫人:“卫大人不如说说,本侯选你的理由,以及你选本侯的原因。”

卫宛抬眸看她,并不怕她的威压,不疾不徐道:“卫某选您的原因不外乎两点,第一点便是看好您,第二点便是知道您也看好卫某。”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妻主难攀(女尊)》转载请注明来源:荔芳文学lfwx1.cc,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听说我喜欢你?其他 / 全本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41万字一年以前
小玲建军其他 / 全本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9万字一年以前
当维修工的日子其他 / 连载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90万字一年以前
温柔瘾其他 / 全本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66万字一年以前
晚来雪其他 / 全本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31万字一年以前
九章吉其他 / 全本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107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