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茧

55. 第五十五回

寒殇还未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便听一声略带调笑的熟悉声音传入自己耳畔:“小血狼,怎么在自己地盘上还被欺负了呢?”

寒殇眼睫一颤,抬眸便撞进那人笑意满满的眼窝:“迦澈?!”

他的声音很轻,轻得近乎低喃,但身边的红衣男人还是听得清清楚楚:“真是荣幸,你还记得我!”迦澈笑着,手上一用力,便将寒殇带进自己怀里。

寒殇俊眉一紧,想要挣开这熟悉的束缚。谁知这时,被怒火烧没了理智的血骁竟拔了身上的寒刀,催动灵力,再次发狠地向寒殇杀来。速度快得血漫都没拦住。

迦澈却只是嫌恶的眸光一暗,一张冥币掷空而燃,落到血骁身上便灼灼而烧,且越烧越烈,登时,血骁的惨叫声便响彻整片朔林。

血漫大惊失色,只来得及匆匆瞥一眼这红衣黑袍的男人便匆匆施灵术为血骁灭火,却是不管用何种办法,都灭不了这冥币之火,血骁一边惨叫一边在地上打滚儿,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吓得一众金甲侍卫不敢靠前,大家都不知道该怎样来解救自家狼皇,更不敢轻易攻击那神秘的黑袍人......

寒殇看着地上不住打滚儿哀嚎的血骁,他本应该开心的,毕竟这人曾不止一次地折磨过他与母亲,甚至几次三番要置自己于死地。

但实际上他并没有任何开心,他是想过惩罚血骁甚至狼后丹容。若不是因为他们的一再折辱,或许母亲不会早早离世,可他从未想过要他们死......

“寒殇,救救骁,我知道他伤害过你,但请念在他毕竟是父皇血脉的份儿上,救救他......”

血漫是真的慌了,在她多此灭火未遂时,她便知道了这红衣黑袍的男子是谁,冥王迦澈的冥币之火,又岂是她一个小小狼妖能够灭掉的。

但她并没有向冥王求救,而是转向寒殇,虽然她不知道寒殇与冥王究竟是什么关系,但下意识的她就是觉得求寒殇是最有用的,而事实证明,她的决定是正确的。

“放了他,我们走!”寒殇只是皱了皱眉,甚至都没有看向冥王。

冥王却是唇角轻弯,说一声:“好!”随手一挥,血骁身上的火便只剩余烟,再不见一点火星。而那块血晶石也随即到了迦澈手中。

不待血漫道谢,冥王与寒殇便已没了踪影。

血漫也来不及再想什么,慌忙去看血骁的情况,血骁此刻早已疼得昏厥,全身上下被烧得一片炭黑,抽搐不止,一股浓浓的焦烤味儿伴了他身上的残烟直面扑来......

血漫忍住上涌的呕意,赶紧施了疗愈灵术,盘地施救。

闻讯赶来的丹容狼后看到面目全非的儿子,心疼得险些晕过去,恨恨发狠:“寒殇,我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本宫定将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可是她似乎忘记了她的儿子是被冥王所伤,而寒殇不仅没有伤到血骁一分一毫,还险些被血骁杀了......

人,一旦对某个人产生怨恨,便会迁怒,毫无缘由的将一切罪责迁怒到那人身上,恨不得那人立刻便死在自己面前方能解恨!

迦澈带寒殇出了海合宫,随意寻了一处破败宅院,布了结界,想先为寒殇疗伤。却被寒殇拒绝了:“多谢相助,这点小伤我自己可以处理。”语气客气又疏离。

迦澈很不高兴:“怎么过河就拆桥。你就用这种态度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

“我并没有求你救我!”寒殇语气冰冷,甚至带了几分嫌恶。

“好!很好!是我自己上赶着找不痛快呢!”迦澈也没好气儿。

寒殇全身疼得厉害,没力气跟他纠缠,淡淡说一句:“告辞!”人便要走,却在门口被结界挡了回来。

“迦澈......”一看到结界,寒殇便记起那些很不愉快的回忆,怒意瞬间冲上心头。

“这个,你不要了?”迦澈自是明白寒殇为何生气,当下有些心虚,但他此刻并不想放寒殇离开。

寒殇看到迦澈手中的血晶石,当即伸手:“多谢!”

别的东西他都可以不要,但这血晶石极有可能牵涉到至阳之血,他不能不要。

迦澈把玩着手中的血晶石,冲寒殇勾唇而笑:“想要啊!简单,待你把伤养好,我便给你。”

“迦澈,别逼我,我不想跟你打!”寒殇恼了,握剑的手青筋暴起,“还我血晶石,放我离开!”

“你怎么这么拗,我是伤过你还是害过你,你为何总是避我如蛇蝎......”

“放我走!”寒殇看向迦澈的眼睛里一片绝然。

迦澈黑瞳一暗,沉声说:“不可能,你伤好之前,我是不可能放你走的。”

“迦澈,你......”话未说完,一口鲜血已夺口而出。

寒殇本就伤重,又一时怒极攻心,人险些晕倒。幸好迦澈反应迅速,一个闪身将他扶住。

“你怎么样?”

“放手,不用你管......”寒殇几乎本能抗拒迦澈的触碰,迦澈也不跟他废话,当即禁了他的行动,扶他盘坐,渡灵力为他疗伤。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荔芳文学【lfwx1.cc】第一时间更新《魔茧》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其他 / 全本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67万字一年以前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其他 / 全本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58万字一年以前
娘娘腔其他 / 全本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59万字一年以前
魏晋干饭人其他 / 连载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458万字11天前
听说我喜欢你?其他 / 全本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41万字一年以前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其他 / 连载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15万字1个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