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匪爆改京城女富商

75. 第 75 章

里面的谈话声还在继续,但都是些无谓的争执,林越舟没有听到最好奇的部分,二人便不欢而散了。

临走前,她又检查了遍脚底,确保已被帕子擦净,没有留下任何足印,才悄无声息地从洒过水的后院出了去。

从方才所听内容来看,江掌柜因妻子重病,急需银钱,恰逢老东家出售酒楼以备返乡。尤二就是在这时候找上门的,以高价银钱相许,让江掌柜不与兰秋续契。

而他们争论的点也在此,估计尤二当时以为只要晓风楼不与兰秋续契,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把人撬过来,谁料碰上个硬茬,现在又反过头来赖账,让江掌柜帮他处理此事。

要她讲,这尤家二公子的品行可真不怎么样。

她晃了晃脑袋,加紧步伐找了家成衣店,换上一件身量差不多的紧袖厚袍,又将头发冠起,在快打烊的脂粉铺中买到一种鲜少有女子使用的黑粉,涂抹上去均匀地黑了一个度。

她曾答应过唐管事,若日后在酒楼做事,为了防止被人认出,需扮成男子模样,现在她要去见兰秋,自然不宜被他见到女装打扮。

除此之外,她还买了两份酒肉,找酒肆掌柜讨了张信纸,简单落笔几行话,才心满意足地朝六长街走去。

到了六长街,她没直进甜枣巷,而是先去了大娘的香椒铺。铺子半掩着,后院有些轻微响动,大半是要准备关店了。她探头探脑地将一份酒肉放在柜台上,并将信纸压在底下。

信上简单地感谢了大娘,还阐明自己认错了人,自己二叔父确叫兰秋无疑,但并非甜枣巷所住这位,世上重名者甚多,没想到自己也遇上了。今日自己已寻到二叔父,便不再多加叨扰,聊备酒肉,以谢大娘。

完成这桩事后,她提着余下的一份酒肉往兰秋家走去。

也是奇怪,在兰秋眼中,是林家不愿与其续契,想来尤家给的酬劳定然丰厚,他又为什么拒绝?可惜,尤二只顾着发脾气和一味地威胁江掌柜,都没讲清楚对方拒绝的原因。

透过门缝可以看到木格子窗上还有烛光摇曳,她这才放心大胆地敲响大门,口里压着声音讲道:“兰师傅在家吗?我是唐管事派来的,想与您聊聊续契的事。”

里面半晌没有回应,正当她以为兰秋不愿与林家人相聊时,门后又传来话语声,“聊什么?不是瞧不上我的手艺吗?”

声音浑厚,还夹杂着一丝不满与怒气,林越舟继续压着声音解释,“这里面一定存在误会,我带了些酒水,兰师傅不妨开个门,我们坐下慢慢谈。”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兰秋,四十出头的年纪,一张不苟言笑的脸,下颌未留胡须,连青茬都看不见,是一副极为干净利落的模样。

就是这眉眼之间看着格外倔强,她心道:对方瞅着可不太好说话。

她提起手上的油纸包和一壶芙蓉酒,笑道:“听闻兰师傅别的不爱,就好一口芙蓉酒。这是今日店里的最后一壶了,上天也眷顾我,让我给买到了,兰师傅可别辜负上天的一番心意啊。”

兰秋的眼神只往酒壶上落了两下,不言语地将人引入屋子。

屋子如人,收拾得干干净净,正中摆着一张四方大木桌,她顺势将东西放下,人却依旧站着,等着一言不发的兰秋开口。

兰秋似无意为难她,见人干站着不坐,还是开口道:“你坐下,我去拿两个碗来。”

林越舟估计对方还是看在这壶酒的面子上,才愿意坐下一谈的。

等碗拿来,她极有眼力见地给对方满上,并把油纸包的酱肉打开,好声好气地讲道:“我们唐管事也是刚接手晓风楼,许多事并不清楚,稀里糊涂地就出了差错。像您这般好手艺的大师傅,管事的怎么可能舍得放走呢?”

“原没说不要您,不知哪里就听岔了,居然没跟您续契。管事的今天核定名单时才发现,他又忙得走不开,这才派了我来,说是不将您请回去,我也不必回去了。”

兰秋半信半疑地盯着对方,几碗酒下肚才蹦出一句话来,“你是谁?唐管事怎么派你来,不派江掌柜?”

见他不肯轻易信人,林越舟依旧不慌不忙,“我原是唐管事手下一个跑腿的,之后会在酒楼里做事。管事的本想叫江掌柜来的,但江掌柜家中有要紧事,很不得空。您放心,我说的话都是唐管事的意思,不会再出差错的。”

不大的屋子里浮动着淡淡酒香气,芙蓉酒味淡,但余韵绵长,适合慢慢品味。可此时显然不适合如此,林越舟只稍稍抿了一口,便留心着兰秋的一举一动。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荔芳文学【lfwx1.cc】第一时间更新《女匪爆改京城女富商》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怀娇其他 / 全本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56万字一年以前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其他 / 连载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99万字一年以前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其他 / 全本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58万字一年以前
入骨温柔其他 / 全本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31万字一年以前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其他 / 全本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67万字一年以前
婚后热恋其他 / 全本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40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