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方撤回了一件国宝

86. 第 86 章

沈水之阳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荔芳文学lfwx1.cc),接着再看更方便。

某天下午,沈明都就接到了张孟真打来的电话。

电话里的张孟真语气十分紧张急促。

“沈先生,我想要见您一面。”

沈明都的脸色微沉:“你现在在哪里?”

“我现在不太方便说,”电话那边停顿了一下,压低声音道,“不过我给您寄了封信,等您看完信就清楚了。”

他说着便匆匆挂断了电话。

沈明都站在电话机前,脸色凝重。

他没有将这件事知会傅传琬,而是告诉佣人一旦收到信便立刻拿给他。

第二天一大早,沈明都便快步下楼,正好碰到从小厨房里出来端着餐盘往餐厅走的张妈。

他立刻问:“早上有信送到吗?”

张妈一愣,紧接着连忙点头:“有的少爷,我这正准备给您送过去呢。”

沈明都问:“在哪儿?”

张妈见沈明都着急火燎的有些奇怪,但还是赶紧道:“我收在客厅了。”

沈明都疾步走到客厅,见客厅的茶几上放着一摞报纸,下面露出一角牛皮纸颜色的信封。

他抽出信封拆开,见里面有一盘磁带和一枚车钥匙。

他打量着那车钥匙,瞧着制式像是厢货一类的运输车的钥匙。

随即他又抽出信封里的磁带,将那磁带插|进播放机里,按下开关。

播放机里先是播放出嘶拉嘶拉的声音,像是在什么很吵的环境,紧接着张孟真的声音响了起来。

他的声音十分急促,带着明显的喘气的气音:

【沈先生,劳烦你拿着钥匙去南六中路星景南街,到时候能在街边看到一辆白色厢货,你开着这辆厢货去重南街45号,我在那里等你。】

紧接着,磁带里的声音便戛然而止。

沈明都将磁带倒放,又仔细听了一遍。

他沉着脸思虑片刻,紧接着便快步走到桌案前,从抽屉里翻出个黄页本来。

他骨节修长的手往后翻了几页,然后在某一页停顿住。

重南街45号,在黄页本上标注的是一家叫做五星肉联的肉联厂。

他又思索片刻,然后便将那把钥匙揣进口袋里,随后换上身低调的休闲装,又拿了个鸭舌帽扣在头上,之后径直出了大门。

沈明都离开陆家后,没有开家里的车,而是打了辆黄包车径直去了南六中路星景南街。

南六中路星景南街位于奉津的郊区位置,那里位置偏远,远离市区,平日里来往的行人不多。

一到那里,他果然瞧见在街角的位置停了辆白色的小厢货。

他没贸然上前,而是在远处仔细打量。

那小厢货车子有些旧,车身上涂着‘五星肉联’几个大字,显然是五星肉联厂的运输车。

也就是说,这辆小厢货是进入肉联厂的通行证。

沈明都站在路边朝四周打量了一番,见四周并没有人留意这里,才将头上的帽子朝下压了压,起身朝那小厢货走去。

他将钥匙插|进厢货驾驶位的车门,咔哒一声,门顺利被打开。

沈明都上了车,发动了车子朝重南街45号的方向开去。

他一边往五星肉联厂的方向开,一边从后视镜里留意着身后,一路上车辆稀少,并没有可疑的车辆跟踪自己。

沈明都却并不掉以轻心,依旧小心地留意着四周。

很快,车子便开到了重南街45号,一个看起来占地面积甚大,门脸有些旧的厂子出现在面前,门口挂着个木质涂漆的招牌,上面写着‘五星肉联厂’几个大字。

沈明都将厢货开到门口,那有些破旧的大门果真停也未停顿地便打开了。

他朝厂子里面远处的厂房打量了一眼,又继续向里面开去。

同时,他一边慢悠悠地开着车,一边朝厂子的角落里打量着,却一直没瞧见张孟真的身影。

沈明都皱了皱眉,脸色微微沉了沉。

就在这时候,车子已经开到了厂房前,从厂房里走出两个穿着工厂制服的人来。

两人一边走过来,一边轻车熟路地走到厢货后面准备卸货。

沈明都从驾驶位上下来,打量那两人。

并没有张孟真。

那两人从衣着打扮来看也只是肉联厂里的普通工人。

沈明都朝四周扫了一圈,依旧不见张孟真的身影。

这时候两个工人已经走到厢货后,动作麻利地打开了厢货门。

厢货门打开,露出里面一条条被挂在车厢顶的肉猪,在车厢里晃晃荡荡地,空气里立刻弥漫上一股子油腻的气息。

两人打开厢货门后,便立刻开始卸一条条的肉猪,那肉猪一匹便有几百斤,两人合力将一头头肉猪的挂钩从绳索上解下来,之后再合力将肉猪抬到一旁的拖车上。

沈明都皱了下眉,朝着厂子的角落里打量,这时候已经过了半晌,张孟真却依旧没有出现。

就在沈明都心下奇怪,准备要朝厂内走去的时候,忽然一旁在厢货内的工人‘啊’地惨叫了一声!

沈明都一怔,抬眼看去,只见那厢货里挂着的一匹匹肉猪里,赫然出现了一个死尸,同其他肉猪一样被挂在了厢货里!

那工人被吓得一个趔趄,手臂咣当一声撞到了厢货的门,那铁门晃荡着向外撞了一下,引得那厢货里顶的绳索也晃动了起来。

而那死尸也被这晃动晃得刚好转过了脸来,沈明都瞧过去,见那死尸赫然就是昨晚刚刚同他通过电话的张孟真!

*******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相关小说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其他 / 全本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58万字一年以前
奈何她楚楚动人其他 / 全本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45万字一年以前
云鬓楚腰其他 / 连载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37万字一年以前
缔婚其他 / 全本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72万字一年以前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其他 / 连载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15万字1个月前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其他 / 全本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67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