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裳花颜

69. 被困

荔芳文学【lfwx1.cc】第一时间更新《雪裳花颜》最新章节。

深夜,牢狱里潮湿阴沉,所有的囚犯都打着瞌睡阖上双眸,狱卒聚在一起吃酒,骂骂咧咧的声音隔着好远都能听到。

最深处,送饭的官差不耐的将盘子递过来,腰间挂着的钥匙叮铃作响。

谢琉姝忽然抬起眼眸,目光沉冷却平静,缩在角落里的晴翠身子有些发抖,却还是挡在谢琉姝身前。

夜深了,几个官差靠在一起,吃的醉醺醺的,忽然,一点猩红的火光闪烁,其中一人揉了揉眼睛,接着一股强烈的灼热感传来。

“着火了!”

“着火了!”

霎时,所有囚犯被惊醒,目光慌乱的望向四周,只见干枯的杂草被火舌缭绕,隐约还有往外扩延的趋势。

“救命啊,我不想死!”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闭嘴!”

“……”

一片混乱中,最深处的女子缓缓起身,将手里的烛台扔到远处,目光坚定,晴翠胆战心惊站在她身旁,卖力的煽动着。

“快来人啊!救命!!”

官差们连忙披上外袍,脚步虚浮的往里走去,眼看着火势越来越大,他们粗暴的甩了一下鞭子。

“都给老子闭嘴!!”

谁知牢狱里的人根本不管他的训斥,若是往日,自然会收敛几分,可现在性命攸关,稍不留神便会葬身火海,谁都不敢那自己性命开玩笑。

眼看着官差没有要给他们开门的意思,于是当机立断,所有的犯人一齐撞向牢门,伴随着火势缭绕,牢狱内一片混乱。

踩踏声,呼喊声,训斥声夹杂其中。

谢琉姝勾了勾唇,明澈干净的眼眸浮出一抹冷笑,她从手里拿出一把钥匙,是方才在那个官差身上偷取下来的,现在刚好派上用场。

眼下时局混乱,她正好混在人群里,出去了才能有所行动。

“娘娘。”

晴翠紧紧抓着她的衣袖,小声道:“奴婢知道,这里有一道暗门。”

谢琉姝犹豫了一下,看着乌泱泱的囚犯呼喊着跑出去,浓烟滚滚,此刻要走正门显然来不及了,思及此,她跟着晴翠向反方向走了。

黑暗里,她心鼓如雷,乌发被风吹的凌乱,无论如何,她不信沈肆死了,还有满满,他一个人在宫中,更是令她不安。

“娘娘,这边。”

晴翠扶着她踩上台阶,因为中毒导致她身体虚弱,此刻虽然恢复了些精力,却仍旧一阵一阵的晕眩,尤其是,方才站在大火里,灼热熏着她的面容,更是不舒服。

“娘娘,就快到了。”

晴翠像是看出了她的不适,扶着她的手不禁用力,以免她因体力不支而昏倒。

谢琉姝咬了咬唇,她不能在此时昏倒。

微弱的光芒越来越盛,仿佛就要看见希望的曙光了,谢琉姝镇静下来,一步一步朝前走去。

然而下一刻,她的身影蓦然停在了原地。

目光错愕的看向眼前的光景。

朦胧的月雾下,一袭月牙白袍男子立在不远处,头戴玉冠,身若琉璃,面容清冷温润,唇边浮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而在他身后,大军倾压,气氛肃重,玄甲侍卫训练有素,如一柄未出鞘的寒剑,透着沉冷折杀的冷清。

皎皎清月下,男子向前走了一步,柔声道:“晚晚,要去哪里?”

沈洵温润儒雅,一如初见那般亲切平和,可谢琉姝却死死睁大眼眸,浑身血液倒流。

身子似乎一寸寸冷了下去。

不可置信的看向他。

大战还未结束,沈洵为何会在这里!

他不应该在这里!

可是他偏偏出现了,那么沈肆呢?

忽然,晴翠松开扶着她的手,抬步向前走去,她走到沈洵身前,忽然恭敬道:“殿下,奴婢将娘娘带出来了。”

“很好。”

沈洵点了点头,向前走了半步,他朝着谢琉姝伸出手,缓缓道:“晚晚,随孤回去罢。”

谢琉姝怔怔往后退了两步,大脑忽然一阵剧烈的疼痛,明明心底有个声音再说,沈肆没死,他答应了她会回来。

可看到沈洵笃定淡然的模样,如同信念骤然崩塌,她失神的往后退着,眼底的坚定一寸寸皲裂,最后化为绝望。

“不……”

一句完整的话还没说完,她忽然又失去了意识。

沈洵眼眸一眯,眼疾手快的接住了她,他将她拦腰抱起,神色忽然变得冷淡。

“封锁皇宫,不许任何人进出。”

“是。”

*

寿安宫,苏太后一身华服,斜斜倚靠在鸾塌上,往日孤寂衰微的宫殿霎时变得繁华起来,苏太后半阖着双眸,懒懒享受着内侍的按摩。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都重生了为什么还要卷?》《逆世谋妃》《亮剑之独立大队》【文明小说】《教练:开局执教灰熊,痛演矮脚虎

天才一秒记住【荔芳文学】地址:lfwx1.cc,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其他 / 全本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67万字一年以前
云鬓楚腰其他 / 连载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37万字一年以前
缔婚其他 / 全本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72万字一年以前
娘子金安其他 / 全本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92万字一年以前
完全控制其他 / 连载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56万字一年以前
野性难驯其他 / 全本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57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