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龙出狱

第322章 斩

“结束了吗?”

吴劫看着自己手中的杖刀砍下,而在那平滑的切口上,宿傩的脖子喷涌出金色的鲜血,而那头颅滚在远处,最终正脸面向了吴劫。

“……”

强烈的透支感袭来,吴劫的全身上下都在颤抖,宿傩这个敌人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这种敌人并不是人类可以抵御。

恍惚间,他又想起来了一件事,落日森林事件中陈天跟吴劫说过,有一个叫风无涯的人,和议会达成了某种协议,似乎要研究将炁给量产的计划,但最终也以失败告终。

当时陈天就有一个疑问,为什么议会会如此急于求成,而陈天给出的猜想是,有一个前所未有的危机正在袭来。

这个危机会席卷整个世界,可陈天和吴劫并没有当一回事,甚至就连灰雾降临在灰雾村的时候,也以为这只是一个降临在小村子里的一种奇怪的事件。

可事实证明他们错了,真的有前所未有的力量正在侵蚀现实世界,而所有的一切都即将会被毁灭,现在的宿傩还只是一个前哨,真正的敌人到底是什么样子,会以什么样的模样降临,会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样的灾难……完全不可想象。

吴劫吐出一口鲜血,尘埃四散的坑洞之中,他踩着废墟上的碎石瓦砾缓缓离去,他找不到合拢杖刀的拐杖,一瘸一拐地往前走。

身后传来了诡异的光芒。

吴劫慢慢回头,却发现宿傩的身体和地上散落的头颅都发出了淡金色的光芒,光点萦绕在两侧,正在牵引着地上的头颅缓缓行动。

竟然……还有后手吗?

杖刀笔直挥砍,可那光点竟然直线飞出,挡住了吴劫的所有斩击,一道道长达百米的裂痕在地上的瓦砾中掀起狂风,可那光芒依然照旧散发着完全不可理解的光芒,把宿傩的身躯合二为一。

吴劫在宿傩的身前停了下来,看着宿傩脖子上的血痕慢慢消失,血肉重生,最终宿傩的身躯上那些诡异的符文纹身散发着光芒,诉说着宿傩的不平凡。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吴劫呆呆地询问。

“呵,还用问这是怎么回事?”宿傩重新站起来,脖子上一点血液的痕迹都没有,他擦了擦自己的脖子,转动了脑袋,“你弄错了一件事,人类。”

“……”

“在你们人类眼里,只要把头颅给砍下来,就能杀死一名敌人……但是,你为什么觉得我是人类?”宿傩看着吴劫,“我是神明的使徒,代替神明先行来到古神国度的侍者,我,不是人类!”

下一刻,吴劫无力地举起杖刀,朝宿傩斜斩、横劈、竖挥,刀刃的白光从未如此暗淡,杖刀已经失去了刚刚的荧光,而宿傩面对斩击,慢慢移动身躯,吴劫的神速消失了。

他用生命为赌注换来了二度爆血,在此刻也耗尽了所有的炁,他的挥刀动作连小学生都能躲过去,仿佛只是一个风中残烛的老人在临终前最后的挣扎。

而刚刚把宿傩给打趴下的恐怖实力,似乎也只是镜花水月般的回光返照。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荔芳文学【lfwx1.cc】第一时间更新《狂龙出狱》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长嫂为妻都市 / 全本
长嫂为妻
墨书白
卫韫十四岁那年,满门男丁战死沙场,家破人亡,那时只有奶奶和他那位新嫂陪着他撑着卫家奶奶说,新嫂子不容易,刚拜堂就没了丈夫,等日后他发达了,务必要为嫂子寻一...
128万字一年以前
不乖[校园]都市 / 全本
不乖[校园]
树延
芳心纵火犯×口嫌体正直|女追男|小甜文文案:于澄有张极漂亮的脸蛋,行事张扬又放肆。贺升是众人眼中的高岭之花,是个为人冷淡不好招惹的混蛋。原本八杆子打不着的两人,不料高三那年,南城附中本部和分部意外合并,于澄见到贺升的第一眼便心动难捱。一个是处分单上的常客,一个是红榜上的学习标兵。天差地别的两人,没人觉得他俩的交集能有多深。直到后来,京北大学圈子里传出一段视频。声色犬马的酒桌上,有好事者追问两人的关
46万字一年以前
别打扰我赚钱都市 / 全本
别打扰我赚钱
笑佳人
拍摄片场,林枣饰演的龙套趴在地上,纤弱美丽。孟淮安眸色一暗,当晚,他邀请林枣共进晚餐。连续吃了三次,林枣小声问:孟先生找我有事?孟淮安:我在追求你。林枣:...
41万字一年以前
华娱璀璨时代都市 / 连载
华娱璀璨时代
执笔新梦
2003年,天仙版《天龙八部》准备开拍。这时,一代影帝楚轩重新来过……
645万字3天前
情予温寒都市 / 全本
情予温寒
欲晓
情予温寒作者:欲晓文案为何人人看了都想踹一jio攻的蛋子?原创小说-BL-长篇-完结双性-高H-产乳-强制爱生子一个(伪)性冷淡在撞破受的身体秘密后产生强烈反应然后啪啪打脸的集禽兽与憨憨于一身,只有名字高冷的攻。一个软糯磨人却不自知的受。一个伪性冷、伪强制,偶尔有点憨有点滑稽的故事
74万字一年以前
昼伏都市 / 全本
昼伏
春意夏
在众人眼里纪时昼对谁都很友好,唯独对待方霁的态度恶劣,仿佛对方是一只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狗。而方霁还真是。被纪时昼命令脱掉衣服时方霁没反抗,事后才忧心忡忡地问:“小昼你喜欢男人吗?”纪时昼一点都不想回答这个蠢问题。五年前那个春天,是他把遍体鳞伤的小狗捡回家,并亲口告诉方霁一切都会过去。五年后的如今,所有人都觉得纪时昼对方霁不够好。只有方霁不觉得。而事实上,是人类离不开小狗。年下差两岁纪时昼x方霁口嫌
33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