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身中情毒跑路了

152. 放下

《王妃身中情毒跑路了》转载请注明来源:荔芳文学lfwx1.cc

天总会亮,就像人总会别离。

魏绵醒来时,太阳已经升到半空,她睁眼所见一半是碧蓝的天,一半是金黄的叶。

她浑身发软,但神智无比清醒,看了看自己的衣裳,是她自己的,穿戴完好,四望不见人,昨夜的一切仿佛一场梦,她站起来,腰腿酸软,不可能是梦。

她走出树下,晏和的身影从下到上显露。

魏绵三步并作两步快走过去,她有些急切,差一点扑到他身上。

她停稳脚步,望了他半晌,晏和的神情很平淡,他刚想转身,魏绵把他按住,翻开他的衣领,鲜红的斑点密布,她又往外拉开,肩上的牙印还新鲜着,被她咬破了皮,此时有些红肿。

晏和退后一步把衣领拉回去,有的红痕靠上,遮也遮不住。

魏绵深深望着他。死了的心又恢复了微弱的心跳。

“走吧,先回息兰城。”晏和淡声道。

“你怎会在此,太后娘娘呢?”魏绵问。

“她走了。很安详。”

算算时间,他能在茫茫胡杨林中找到她,恐怕在太后刚咽气时便赶了过来。

太后是他最重要的亲人,他都没能送她最后一程。

“对不起。是我害你不能亲自送她。”

“我对你承诺过。这是我的选择。你不必负疚。”

“其实,你不必赶来,即便找不到我娘,我也还有别的选择。”魏绵说出这话,面色很平静,仿佛昨晚哭得撕心裂肺那个不是她。

“那就好。还有一个月,你早做准备,再有下次,我恐怕无法赶到了。”

魏绵顿了片刻说:“谢谢你面对万难也没有抛下我。是该结束了。”

风无比喧嚣,魏绵心中平静,是风把她的眼泪吹了下来,一颗接一颗,风不停,她的泪水仿佛也不会停。

晏和的手背在身后,劝道:“放下彼此,你我都会轻松很多,是好事。不要哭。”

魏绵深深吸气,擦去眼泪,扯出笑:“是好事。”

阿尧从林中跑出来,他身后跟着邹儒佑。

见到他们二人神态平常,如先前每个月底他见到的那样,邹儒佑眉头轻皱,瞥见晏和耳下的红痕又更加心潮难抑。

“走吧,先出去。”魏绵当先发话,说着迈步就走。

魏绵和邹儒佑来时走了两日两夜,回去时有阿尧带路,三人只用了一日一夜便出了不勒川。

金月和秋潇在谷口等着他们,见他们四个个个面色苍白,无精打采,忙命人送上水和食物。

魏绵的易容不见了,她也不打算遮掩,秋潇和金月打量了她几眼,金月心中有猜测,秋潇疑惑问:“燕南呢?”

“我就是。”魏绵咽下嘴里的饼道。

秋潇惊得半晌没回过神来,金月知道她是女子,比秋潇好些,只揶揄她:“小姑娘生得如此好看,先前易容真是暴殄天物了。”

魏绵只笑笑问:“我爹娘出来了吗?”

“没有,这几日我们的人一直守着,没有见到有人出来。”

魏绵默然,皱眉思索。

身旁晏和吃饱喝足,朝秋潇道:“请秋公子差人送我回龙门关。”

秋潇见他脸色苍白,神态疲惫,劝道:“王爷不先去息兰城休整一日么?你的几个下属都在那里呢。”

“不必。”晏和道。

金月打量了他一眼,朝魏绵挤眉,秋潇也看向她,仿佛她才是做主的人。

魏绵便道:“王爷有要事,请秋兄相助。”

秋潇依言让人去准备。

魏绵说完便默然吃喝,直到秋潇的人牵来马,听得晏和上了马,马蹄声远去,她才抬头望了一眼。

峡谷内的风吹过来,掀起她的衣袍,刮得她眼眶生疼。

“师姐,你还会去上京吗?”阿尧望着晏和远去的背影,想跟上去,没人给他马匹。

魏绵没有回答:“你识途如此厉害,先帮我找到我爹娘。”

阿尧点头应下。

见魏绵吃得差不多了,金月凑上来,指着自己颈侧:“晏王这里的,是你干的?”

“好像是。”

“好像?”

“应该是。”

“应该?”

魏绵无奈:“是我干的。”

金月双眼放光。

“干得好!”

“……”

“我就看不得晏王府的男人一个个生人勿近,一副贞洁烈男的模样,你给我狠狠蹂躏他,解我心头之恨。”

“下次……再说吧。”魏绵声音低沉,面色平淡,说完不等金月再问,招呼阿尧动身回息兰城。

风餐露宿数日,回到客栈,见到死去的刘锵,伤了的凌松鸣和竹月,魏绵颓然坐了许久,没能说出一句安慰的话。

魏绵让秋潇帮忙把他们送回龙门关,凌松鸣守着刘锵,神情黯然无有异议,竹月不肯走。

邹儒佑也打死不肯走。

魏绵无力劝说,只好由他们去了。

刘锵家人都在上京,息兰距上京山高路远,带着他慢行少说要半月,洛芒做主把他化了,装在陶罐里,凌松鸣背在身上。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度迢迢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荔芳文学lfwx1.cc),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烈日与鱼其他 / 全本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67万字一年以前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其他 / 连载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99万字一年以前
怎敌她软玉温香其他 / 全本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40万字一年以前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其他 / 全本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67万字一年以前
九章吉其他 / 全本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107万字一年以前
奈何她楚楚动人其他 / 全本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45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