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兄嬴政,谁敢杀我?

第527章 不要小瞧了我和九族之间的羁绊啊!

天才一秒记住【荔芳文学】地址:lfwx1.cc

嬴成蟜没有理会齐艾的哀怨,只是右手一引:“请!”

韩仓四人感觉这偏房内的软榻都在散发着浓浓恶臭。

可嬴成蟜已坦然落座,韩仓四人也不得不随之而坐。

待众人坐稳,嬴成蟜方才开口:“本君出征大半年,归来之后又诸事缠身,不曾召两位大匠。”

“两位大匠,长安纸研造的如何了?”

齐艾赶忙从怀中取出一厚沓纸,双手奉上:“启禀君上,君上出征之后我等依照君上命令,完成了对余下一百六十二种沤制方法的尝试。”

“其中一百零七种沤制方式最终未能成纸。”

“我等已将制作过程、剩余纸浆和晾晒所得之物尽数封存入库,以备日后调用。”

“余下五十五种方式沤制所得之纸并其制作方法和测试结果尽皆在此。”

接过齐艾递来的纸,嬴成蟜双眼便是一亮。

相较于第一代长安纸,呈现在嬴成蟜眼前这张纸的颜色虽然依旧发黄,但却没了那么多肉眼可见的纤维,手感稍稍细滑了些许,弯折时明显柔软了很多,墨迹也更加收敛清晰,晕染程度比之第一代长安纸大有改善。

再翻开第二张纸,嬴成蟜便见此纸之上墨迹润而不晕、层次分明,只是纸张质地硬而脆,稍一用力就有折断的风险。

而第三张纸则又偏向了另一个极端,纸张质地颇为柔软坚韧,纸上墨迹却晕染成团,几乎无法用于书写,反倒是适合用来拭秽。

韩仓心中的好奇压下了对寻找祝由医的执着。

以手捂着口罩,韩仓瓮声发问:“臣可否与君上同观此纸?”

齐艾赶忙从怀中又取出一叠纸:“臣准备了两份,上卿亦可自观。”

“只是要劳烦许大夫与韩上卿同观了。”

话落,齐艾对着许旻歉然一礼。

许旻想说句客套话,可无处不在的浊臭之气却让他根本张不开嘴,便只是拱手还礼,就勾着脖子侧身看向韩仓手中那一叠长安纸。

齐艾好像根本不是身处浊臭之地,而是坐在端庄严肃的御书房里一样,详细介绍着每一张长安纸的特性:

“君上、韩上卿、许大夫,臣等以为这第一张纸在柔软、细腻、晕染、色泽、保存时长、保存难度等方面虽皆算不得最为出众,却最为全面。”

“第二张纸最适于书写,且成本比之初制长安纸只略贵些许,但保存起来却比较艰难,或可用于军校习练所用。”

“第三张纸最为柔软,虽晕染过重不适于书写,但本着君上‘发现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指导思想,臣等皆以为可深入研究此纸之所以柔软的关窍,用于其他长安纸之上。”

“第四张纸则是最为白皙,虽于其他方面并无特质,但臣等以为……”

齐艾显然对于讲解下了很大的功夫,也充分了解位尊者的时间普遍紧张,没那么多时间等着他欲扬先抑。

第一张纸就是最均衡全面的纸张,也是最适合推广的纸张,用以吸引嬴成蟜的注意力。

第二张至第八张纸虽都有显著缺陷,但都是某个维度的翘楚,或可用于特殊用途、或是有深入研究的价值。

排序越靠后的纸价值越低,齐艾却也总能找出它的独有意义。

嬴成蟜耐心听完了齐艾的介绍,颔首温声道:“有劳两位大匠、诸位匠人。”

“能做出如此细致之研究,殊为不易,本君自有赏赐。”

曹冒当即拱手:“君上过誉了,这都是我等该做的,君上无须再赏。”

齐艾诚恳中带着三分不解的发问:“君上何出此言?”

“臣早已将大王、君上赐下的赏赐尽数交给家人,自己根本不曾看过。”

“因为那都不重要!”

“能时常观摩君上研造、思考之状,能循着君上的思想和指引、附于君上骥尾研造出如此大利天下之物,此实乃我等做梦都不敢想的美事也!我等能自备干粮随君上一同研究利国利民之物也甘之如饴!”

“便是臣的族中父老得知臣能随于君上左右,都已在商讨着要于族谱之上为臣单开一页了!”

“君上却屡屡重赏厚赐,臣何颜也?!”

韩仓、许旻、曹冒三人:???

三双惊诧的目光投向齐艾。

我们这群技术员中出了一个叛徒!

就连嬴成蟜都目瞪口呆。

虽然有不知多少人绞尽脑汁的夸赞过他。

但如此夸赞,他还真没听过。

饶是两世为人的嬴成蟜都僵了一息后方才强笑道:“功是功、过是过。”

“诸位匠人臂助本君达成所愿,本君又岂能苛待了诸位匠人?”

“青史留名、旁人尊崇终究不能当饭吃。”

见嬴成蟜略显尴尬,齐艾当即转开话题:“臣以为,这新纸比之君上初制之纸大有长进,已值得重开沤池以造。”

“只是此乃大事,所以臣等在此纸成型后并未上禀朝廷。”

“不知君上以为,是否要将此纸上呈朝廷?”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家兄嬴政,谁敢杀我?》转载请注明来源:荔芳文学lfwx1.cc,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九章吉其他 / 全本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107万字一年以前
替代品其他 / 连载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53万字一年以前
晚来雪其他 / 全本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31万字一年以前
折君其他 / 全本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128万字一年以前
烈日与鱼其他 / 全本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67万字一年以前
谍海王牌其他 / 连载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1091万字13小时前